觀察路人能活絡大腦

壹﹢
事實上小日記已經無法完整的記錄我的生活,畢竟最近出入公開場所太多次,
身為囧人囧事的代表沒在當下來個白紙黑字記錄的後果就是,那一切的Funny都成過眼雲煙的往事溜~
啊…怎麼尾巴會加上歡樂波浪配音,跟現在正敲著鍵盤還同場加映我殺氣重重的表情反差太大了實在。

貳﹢
New Moon開放索取的那篇,再集滿三位就額滿,如果我數學程度沒差到不會數數的話,就是這樣。
所以星期一就會一起掛號寄出,不管有沒有額滿,星期日過後我就會停止索取。

叁﹢
S:「午夜夢迴時每個跟凱凱吵過架的人,都會像跑馬燈一樣浮現在凱凱的腦海裡。楚楚跑過一輪又一輪。」
是的,是楚楚梗,這是GY團說好會用上一輩子的自家笑梗。
當威可在PLURK上這般回文的時候,我笑到都下腰了(屁)
頓時楚楚跑操場的畫面又出現在我腦海,而且場景是午夜。
其實這樣也好,我寧願午夜夢迴裡楚楚是永遠的主角而不是那些傷心事,只是這樣她很累,要一直跑操場。

也不是只記得吵過架的部份,只要刺激過我大腦的事情我沒一個忘過。
幼稚園被男生突然從後面整個抱起來,讓我頓時少女心爆發因為那男的是我暗戀對象的時候,
幼稚園被一個肥肥眼睛小小的男生偷親,我第一反應竟是回一句:「你嘴巴好臭!」明顯重點放錯的時候,
像是諸如此類幾百年前的小事卻能讓整個畫面依舊栩栩如生的原因,就是因為大腦被刺激之後就忘不了了。
這種堅強的記憶力是好是壞很難說,因為這也代表有些我不願意的記憶沒辦法被淡忘掉。

肆﹢
不是離開家就是獨立,離開家卻有依賴的思想,
碰到什麼事就想找父母、朋友解決,自己處理不了,那就不成立。

伍﹢
我很清楚當我離開家裡的時候,會懷念你們,但會更享受單身生活。
畢竟我獨處慣了,明明在同個屋簷下彼此的思想卻差個十萬八千里,
生活習慣長愈大差異愈多,我很愛你們,卻更容易對你們感到不滿。

陸﹢
我房間那台電視,凱娘問要不要裝個電視盒…
何必多花那個錢?基本上有DVD放映機就夠了,
不需要有/無線電視,我片子可是多到看不完。

柒﹢
所謂狀況好就可以不用開燈的意思就是,除非暗到看不到鍵盤上的字,要不然不用開燈,雖然我很少看鍵盤。
但大人時時刻刻連白天都喜歡開燈,何必呢?有自然光你們開屁啊(←對自己家人造口業又是何必?)

捌﹢
在一台公車上能看見四個囧人這可能性有多大?
十一月的某一天,我這囧人囧事的魔咒達到一個高峰了。
我習慣一上公車就坐到最後或是倒數第二排靠窗的位置,讓我娓娓道來↓
囧人一號:
一個女生坐在光線不佳的位置,在她下車之前我一直以為她是個不起眼的女生,
當她起身走到光線好的地方時,我才發現我錯了,這女孩穿著雖然樸素但卻頂著一頭髒髒的綠色長捲毛
想當個活生生會走路的海藻女孩兒也不能這樣搞啊。
囧人二號:
另一位坐在我前下方的大學男子,一直用手梳著他的台客金毛,小拇指的指甲長的不可思議,
就在他下車讓我看到他側驗的時候,我被SHOCK了,哎呀…是大學同學,我記得那張臉。
真可惜,要是他在上車前有拿下帽子的話,我早給他一計鎖喉功,讓他走著進來躺著出去(恩?!)
囧人三號:
坐在他旁邊的老太太,是最後才發現的,戴口罩不稀奇,但我還真沒看過有人口罩只擋嘴巴的,
那又何必呢?天氣冷戴口罩就是為了防吸入太多冷空氣,保暖來的。
若是要防疾病,口鼻相連妳只擋口不擋鼻也沒有用,但如果…是嘴巴有殘疾那就另當別論了…
囧人四號:
感覺上像高中同學顏●光小瘦版的大學男子,一上車就吸引我注意,
因為那穿著與髮型非常、非常的Chuck Bass
長版合身剪裁西裝外套,跟手上算是很有型的包包,還有往後打理的髮型再配上一對鑽石耳環,
當然,還加上了Chuck在第一季常帶的圍巾。
太不可思議了,他百分之百一定有在看Gossip Girl!一定有!
但他最失敗的地方是,選的褲子居然是較為寬鬆的藍牛仔褲,配上他的方頭鞋根本完全不搭啊…
要仿也仿個全套,你搭那條褲子幹什麼?
我也懷疑他有畫眼線,既然講究到連眼線都畫了,那為什麼不好好選個褲子來搭?
那條褲子怎麼看都像是睡過頭隨便抓一件來穿就趕著出門的樣子。
這種半套Chuck只會讓你看起來上、下半身像是從不同世界的人來的,回家換條褲子吧。

玖﹢
其實我很喜歡我的房間,那是最安全的避風港,
只要手上有本書,電視打開放個影片陪我說話,就能避免掉陷入陰暗的迴圈。
只是長期待在裡頭會讓我有種與世隔絕的的錯覺,所以還是得小心使用才行。

拾﹢
除了陪我七、八年的鑰匙圈終於香消玉殞(誤)之後,就只剩下我那個0936的手機陪了我好幾年的時間。
我不喜歡換手機號碼,因為我不是會發簡訊通知大眾「嘿,我換號碼了,請輸入我這隻新的。」的傢伙,
可能有些人發現我暫停使用之後會錯愕然後就忘了我也說不定,
沒關係,如果我沒主動告知你的話,那就是我本來就沒那個可能會跟你聯絡。

上月換的,逼不得已,因為我不曉得易付卡超過半年沒儲值,電話號碼會直接被註銷。
這下可好了,雖然我不常用手機跟友人連絡,
但部份公家機構都從這裡找我,找不到當然就得打家裡,這就是最大的麻煩。
這該死的遠傳易付卡在我想當年那個年代辦的時候還沒什麼3G卡,但我也不喜歡搞有能力上網的卡,沒必要。
但問題是,自從換了這3G卡之後電池消耗速度異常快,原因就出在它很熱愛接收電波,
一天到晚傳個不停,放在音響旁邊聽到音響老是在不停的吱吱叫就知道了。
電池老是用不超過十五個小時,老娘以前可是三天不充都無所謂的,法克。
總而言之就是換了SIM卡之後我天天法克遠傳可以去屎一屎了這樣。

終﹢
雖然說…做夢是另一種壓力的釋放,
但每做完一次我就得哭上一回外帶心情低落一整天的話,這他媽的算是哪一種釋放?
當我想盡量讓自己處於陽光下的時候,潛意識在扯我後腿,大家都自己人,何必呢?
根本就是閒著沒事硬把我拉回黑暗。

am 01:29

留言

法克!你是3G卡喔?
怎麼打影像電話都撥不出去!

好想看那個偽CHUCK BASS。
通常仿得不好的話我一定會造口業的。

2009/12/12 (Sat) 21:08 | M #-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