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走開

我說我仇人很多的時候不是在開玩笑。
道不同不相為謀,什麼交際應酬的屁話拿回去自己放,
不要跟我來裝成熟這套,我就是只跟合得來的人往來。

都沒辦法走進我的心裡,誰都一樣,我想妳們也是。
即使是多年的老朋友,但沒辦法就是沒辦法。
再進一步,我就會把妳們推開。

過身之後就只有一號表情,等需要炒氣氛的時候,我再笑給你們看。

況很不穩定,這還是我第一次想找人哭訴,第一個念頭是十年人,但我不知道該跟她說什麼。
可能就只是哭,也可能一見到面又什麼都不說,我又能說什麼?
對她說我那些很黑暗的想法?但我又不覺得我跟任何人有親近到能讓我說那些話的地步。

為什麼我會背著這麼多不能說的秘密?
幹,我沒有想幫周董宣傳電影的意思。

天在PLURK上發完神經之後就狠狠的哭了他一場,
都破功了,明明已經很久沒為那些事情哭過了。
這麼輕易的就把我抓回深淵,努力維持的好心情根本就曇花一現。
我的確想發洩些什麼,但我又不知道能在這裡講些什麼,失去了意義的文字,還有什麼能地方能跟自己對話?

剩下的兩個約會,突然都不期待了。

我的弟弟面臨考大學重要關頭的時候,我才意識到我對那兩個字的偏執行為有多嚴重。
家人愈是去談論,我每聽見一句心就壓得更沉,最後就是像現在這樣,
暴力地蹂躪這殘破不堪的意志,接著放聲大哭,當然,得哭的不被人發現才行。

自己反鎖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我的確很久沒這種行為出現,
我以為我好了,結果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愛我的家人,我總是盡力的滿足你們,最後竟變成我無法承擔你們的失望,
當我鎖著自己悶在枕頭裡痛哭之時,全是我最深的抱歉與痛苦,
那些令我窒息的瞬間,都是來自於你們無盡的關懷。
已經什麼都阻止不了了,那樣的想法。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