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會沒事的』

am 02:07

當時去看Linkin Park是想找回流逝的堅強。
不顧一切的一個人衝向搖滾A區,
就算大家都成群結隊的我也不在乎我只有一個人,我渴望被Chester的聲音拯救。
我依然記得那時候心情,他用歌聲嘶吼著我靈魂中的痛楚,彷彿跟著他的聲音我就能被救贖一樣。

我不希望這社會的冷漠氣氛感染到我,即使我曾被你們傷害,
但不代表我要為那些自私殘暴的人種而改變自己待人的模式。

你知道嗎?
即使我真的很不甘心當初就那樣被你們擊倒然後離開那個地方,
但我可真是好好的上了一課,在我一路順遂美好的人生裡被狠狠的補了個黑洞。
我不是什麼天真無邪又搞善良的女生,但這樣的現實與黑暗倒是我同一次碰上,
我得好好的假真心謝謝你們那他媽的對待,在我下地獄之前,我會拉你們一起。

那些人,不顧後果的開了潘朵拉的盒子,留下我一個獨自被那些過去吞噬。
在那之前都好好的,就像我十八年來的日子沒什麼汙點一樣,率直的活著。
在那之後,過去被你們殘暴的揭開,被逼得回頭想起曾經的不堪。
就這樣,記憶愈來愈鮮明,我鎖在櫃子裡的事全都一股腦跑了出來,
重新審視被遺忘的曾經,意外的讓人痛苦。

我沒發生什麼事,只是回頭想著,到底現在的自己算是什麼?
大二那件事,讓我鎖了自己整整一年,出門的日子用雙手就數得出來。
我開始無法入睡、
我開始和自己對話、
我開始暴力的對待自己、
我會悶在枕頭裡大哭一場、
我成為最完美的小丑,人前人後的反差之大讓我在夜深人靜時的狀況愈來愈糟。
我甚至不喜歡說話了、不想看到認識的,因為我知道那些認識的人會問些什麼,
接著我就必需說謊來偽裝自己,好像我有責任對你們交代一樣,「沒事」這兩個字我說到膩了。
一直到現在,我還是不喜歡碰上認識的人,除了我固定會見面的親友之外,其餘的誰都只會增加我的負擔。

我只是…試著避免黑暗。
你們不會理解這種情緒隨時會失控陷入過去深淵的突然是怎麼回事,那是很莫名的拉力,
隨便一個畫面、一句話都會把我推向那裡,我總是在掙扎,連做夢都是。

推開了愛我的人,離開了些愛我的朋友,把父母隔絕在我的內心之外,
我還是愛你們,但你們不應該看到我變成那樣的,於是我什麼都不說了,關於我自己的事。

夜幕低垂的時候,我是真實的,但卻是最脆弱的。
這靈魂總是以兩種方式呈現,
無法好好掌控自己的情緒,這是我最害怕的部份。
我總是拿其他希望與期待來填充那些黑洞,如果不抓點什麼來讓自己感覺存在的價值,
那麼,
什麼都有可能發生,不是嗎?
一個人在黑暗裡徬徨無助的意志,是最容易被侵蝕的。

我努力的讓自己留下來,即使被黑暗擁抱了無數次,
我依舊在這裡掙扎著不願屈服,我想證明我夠堅強,
我可以正向的面對那一切,只要還笑得出來,我就還能堅持下去。
我還是原來的自己,
我一定能走得過去,
我可以的…
我可以反覆的這樣對自己說。

『那沒什麼,每個人都有一、兩個骯髒事。』




一切都會沒事的。

留言

well..我也跟你一樣,反覆的做著該死的惡夢
雖然是新的一年,感覺那樣子的黑暗永遠不會消失。

哦!! 我昨天夢到黃曉明耶!! 好帥哦!!

2010/01/05 (Tue) 23:29 | * #-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