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藤木,藤木潘

覺得現在的部落青年,要怎麼繼續維護我們的傳統下去呢?



「這個問題怎麼這麼的難?」(原民口音)
某天在看原民台的時候,可愛的原住民Call in進去時跟主持人的對話。
我跟凱弟用這個梗玩了好幾天。
我家只有大人會轉原民台來看,但只要一轉就會有Funny的對話出現,
好傻好天真的鄉下同胞們,你們真是太可愛了

不得不說那天跟啾啾吃的傳統麻糬真的很美味,花生粉讓我口齒留香連打嗝都有粉末跑出來(髒)


幾天不是無話可說,而是一出口就會黑得不像話,
那種快笑不出來的氛圍沉重到我最近總莫名的掉淚。
就算上Plurk說話,也只是私PU給機器人看,連友人都不知道我想了些什麼。
啊,有種好詭異的自閉。

是看氣氛吃飯的人,我不喜歡有複數人類存在的地方有沉默。
但有時候這樣只會增加自己事後的暗黑,
像個可悲的小丑,你永遠不知道那面具下是什麼模樣,
當你帶著笑容離去之後,留下的就只剩下小丑的哀傷。

些事情你是當真不明白?還是自己騙自己?
事後再說「我以為…」去你媽的以為,
我也以為妳是個考慮周到的人,但事實上妳也只是個因為妳想所以忘記他人意願的朋友。
妳的牽線讓我很煩惱,妳不知道我的狀況嗎?妳會不知道嗎?

知道我最不喜歡什麼嗎?
在吃東西的時候還挑三揀四的說『這會肥、那會肥』
啊靠夭(做什麼爆粗口?!)吃東西就是要享受,
在那裡怕這個怕那個的妳就乾脆不要買回家吃自己啦!
這麼多囉唆只會讓我白你一眼,這就跟吃東西會吃出聲音時的賤嘴一樣討厭。

啾真是我解悶的好夥伴,最近的暗黑期就唯獨跟她出去那次(1/27)開心了一整天。
淡水英專路→老街→中山大創(啾啾想逛!)→台北車站?→淡水捷運站野外(誤)晚餐→再英專路→回家!
很難得的我逛了不少街,但最後一站雖然我們到了台北車站卻決定要回頭,
因為在中山逛太久了,要走到地下街更累。
這種時候啾啾太優秀把決定權讓給我了!最後決定回淡水比較快活~
跟啾啾出門最方便的就是不用照著計劃走也無所謂(爆)
一開始啾啾因為公車GY所以遲到快二十分,然後我很快速的在吉野家十五分不到就吃完Call Out她到了沒,
這次邊逛邊吃倒是逛到腰酸,我逛街很少腳酸,都是腰會酸,其次就是右肩胛骨,很怪對吧?
而且我一直都是左肩背背包的,右邊是空的,但或許是我肩上有也說不定
晚上在捷運站後頭燈光美氣氛佳的地方休息買杯星巴客跟卡士達奶油甜甜圈!哎唷好優秀!我還想再吃!
BTW,這天我們回家的時候公車少得可憐,我們大概是坐倒數第二、三班車回家的人,班次很少啊!
是以為三芝、金山線的人都不會這麼晚回家嗎?!
那天本來在捷運站是想邊聽別人唱歌邊吃的,結果星巴客買回來他已經收工了!
這次電話嘉賓是威可,因為啾啾說要把威可台語小天后的地位給拉下來,
所以特地打個電話給威可示威一下,雖然啾啾矢口否認她有這樣的想法,
但是我已經看穿妳的外套看穿妳的衣服再看穿妳的奶罩接著又看穿妳的皮膚底層最後直達目標看穿妳的心了!
(打這麼長,何必呢?)

克,我明明是寫小日記,為什麼會變成小遊記(囧)

年月尾到今年年初的那種歡樂感突然的就消失了,
被時間逼急的暗黑很可怕,我連家都待不住了,
最後我竟然在期待過年期間大人回老家,這樣我就不用看到他們的臉,聽見他們老討論著大學的事。
好卑鄙的想法,我乾脆改名叫潘藤木會不會比較恰當一點?
反正我嘴唇也帶紫,也算得上是小丸子她同學的老鄉。

留言

「這會肥、那會肥」
這種心態真的很要不得,根本就是默默破壞氣氛嘛。
如果要嫌,那幹麻去吃?
唉,你說威可2月工作量會變大厚,
因為1月底就開始放了吧,然後就一次在2月大趕工!!
嗯 因為我2/26有私人問題所以那天不行,其他的假日大致上都可噢

你們的時間比要擠,要排什麼的很麻煩,我只是提議而以啦,
不用趕、不用趕

2010/01/31 (Sun) 18:43 | * #- | URL | 編輯

幹,我打錯2個字!!

2010/01/31 (Sun) 18:44 | * #- | URL | 編輯

嗯?!原來你看穿了我的一切...(羞)
那...你有看出我奶罩的顏色嗎?!(眾:這不是重點!!)

2010/01/31 (Sun) 23:01 | A #- | URL | 編輯

你們家也太愛聊大學的事,都沒其他事好聊了嗎?
比如今年山豬獵了幾隻阿~
***的產量怎樣啊?

2010/02/02 (Tue) 00:11 | M #c5CMMziE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