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 00:20/parents

這是唯一能逼死我的一個詞/一個角色/一個原因。我什麼都做不到,我說不出口…我無法回答你們前一個小時所問的所有問題,不要再問了,沒有答案的。我不想看著你們的殷殷期盼的眼神…啊……………另一種暗黑的衝動讓我很害怕卻又渴求於它,聽見了嗎?角落的呢喃聲回來了,比往年還強烈,比疼痛還真實,何必這麼掙扎?又為什麼要?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