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邪念有什麼關係?一、二次的外遇就忘了吧。」


視野要愈寬廣愈好,
人難免會犯錯,在對與錯之間,往往不是像我們想像中的這麼清楚,
不論清濁一起喝掉,總比只有單線思考來得好。



這是晨跑的時候才能看見的光景,太陽與月亮並行。
再十天左右就要真相大白,但目前暗黑的程度不多也不少,剛好在可以保持眼珠乾燥的範圍中。
你知道,我希望我當真能如此平靜到最後,一旦超過某個底線,我知道我會做出最糟糕的決定。
不說這個了。



「一點邪念有什麼關係?一、二次的外遇就忘了吧。」
這的確是歪理,在碰上事情之前,
我能包容進腦袋裡的各個情感模式有很多,異雙同性的愛情都能接受,但就是不包含這項,
但是,當你長愈大見過的事情愈多,你愈能用不同的方式去思考更多被歸類在錯誤的事情。
假設我是外遇的那個,到了七年之癢我遇上另一段新的激情時,那樣的一時之情我不會說。

外遇了,到底該不該說?

這話題我跟啾啾出去的時候有討論過,我們兩個有全然不同的解釋。
這到底該不該說?要不要坦承?
你說,你坦承是因為你愧疚、你無法承受你欺騙這個人,所以你要坦白…對我來說這是你最大的自私。
坦白的下場是你解脫了,但卻在對方的心底挖了一個大洞,
你自以為是的坦白是對於你自己的解脫,這是另一種自私,只為自己著想。
如果外面的只是逢場作戲,那又何必要說?除非你想跟家裡的分手。

你活該自己承受那份內疚的痛苦,因為那是你自作自受,沒必要講出來讓家裡的受苦,她是最無辜的。
如果你後悔了,那就對自己發誓不會有下次,盡自己最大的全力去愛家裡的,將她捧在你手心上呵護。

我是這麼想的,因為我親眼看過跟我最親的人為此痛苦著。
男人對她坦承跟別的女人上了床,他說坦白是不願欺騙她,並希望她原諒,
這受了傷的女人持續好一段日子處於精神不穩定的狀態,時常晚歸不回家。
她什麼都不對我說,我也只好裝著什麼都不知道,但她的眼淚與痛苦我都看在眼底。
我忘了他們什麼時候和好、什麼時候兩人再度露出以往的恩愛笑臉,
這就像記憶自動抹去那段回憶一般,我再怎麼努力回想也想不起來。
但連我一直到現在都有個疙瘩在,我真沒辦法相信當事人心底沒什麼芥蒂存在,
信任一但曾破碎過,就算再怎麼挽回補救還是會有裂痕,沒有和好如初這種事。

對於我,如果有一天,我的另一半跟別人有了一 夜情、二夜、或著更多夜,
他若是真的愛上另一個女孩,而不是一時被新的激情給誘惑,那就坦白吧。
但如果不是,那就別說,從那之後我就是這麼想的。
如果你有辦法瞞得住我,那就什麼都別說,
如果你還想回到我身邊,那就什麼都別說。

你可以隱瞞我,我接受這樣的狀況,
但你自己的內疚感自己承受,不要在坦白之後還祈求我重新接受你,那只會給我加倍的痛苦。

留言

我覺得你說得好對 太對了。

2010/05/30 (Sun) 09:20 | jk #- | URL | 編輯

贊同!!!
外遇就不要讓我知道!
除非是想分手了!

2010/05/30 (Sun) 15:45 | M #- | URL | 編輯

對呀 我不知道便沒事
我仍然永遠愛你 認為你最好最完美
但知道了 我不可以當無事發生過

2010/05/30 (Sun) 23:40 | jk #- | URL | 編輯
Re: 沒有輸入標題

M:
是啊。
已經萌生分意的男人,就算女人再怎麼強求,對方也早就在提分的那個當下,不再愛你了。

jk:
沒錯!就是那樣!
就算女人的直覺是很準的,在有證據之前我也會盡可能的不去懷疑你,希望你會是我心中的那個Mr. Right。
但只要事情一發生了,不可能當做沒事一樣回到以前,說什麼相信對方不會再犯根本就不可能,有一就有二!

2010/06/02 (Wed) 20:36 | G #-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