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坦率的煩惱

fc2BLOG_101009happysteak.jpg
也不知道為什麼,等我回頭察看的時候,自己已經變成不安全感很重的人了。

不想仔細思考原因,所以決定就這樣放著不管。
小四轉來這裡前,我是很容易相信別人的孩子,
連走在路上爸爸的會計叫住我說帶我去吃飯,我也會直接上車。
轉來這裡的小四到國三這段期間,是最不容易相信別人的時期。

當時身邊總有一大群人,但心腹卻只有二個,即使如此,我還是傷害過他們。
我已經不太記得我國中有做過什麼好事,
只記得壞的部份,好的都忘了…說不定那段時期我根本沒做過好事。
話說回來十年人居然可以跟我在一起到現在,根本就是奇蹟(笑)
怎麼會願意相信那時候的我呢?

一直到了國二,原本依賴著的世界突然被迫改變。
顛覆了以往的認知,讓我的不安全感搭上了不信任,總覺得有很多曾深信不移的事都正在崩落。
現在,這件事已經困擾不到我了,長大了…對那種事自然就看開了。

大概是從那時候開始,我對自身以外的事物增添了冷漠的情緒,
不熟的人突如其來對我好肯定有問題,想要讓我欠他人情 ←當時是這麼想的。
就覺得…妳有付出的人都不一定會有所回應了,更何況是妳沒付出到的那些人。
這些事情一直到高中才有所轉變,在路上看到老人家有所不方便的時候會想幫忙,
第一次看到啾啾也是這樣,大包小包的怎麼就是拿不好,讓人心急的想上前幫忙。
啾啾應該是個契機,她對很多事的淡然讓我變得很平靜,少了壞心眼的競爭心態。

我啊,是被好環境改變了,被身邊的好人所改變了,變成妳快樂所以我快樂的人。

只是…我還是不擅長道歉,只會用行動證明自己的歉意,主動說話或分食就是一種,
若不是死到臨頭那就絕不道歉,就是這麼不坦率,所以才會累積這麼多想法在心裡。
舉例來說:『她/他是我的』這種心態很強。
佔有慾強是獅子座的通病吧(對,是在推責任的意思)
自我領域的意識強,但又不想表態所以會忍。
其實還是有說過,前任友人就有聽我說過,笑笑的說著最能達到效果(笑)
啊,我又開始轉開話題了。
雖然直到現在不安全感還是消不退,但至少比較能相信外人了,
一切交給自己的直覺去決定!這樣照著感性走是最適合我的方式!
至少到目前為止,我的直覺都很準,因為身邊這些傢伙都很值得信任。




後記(?):
一、因為煩到腦袋打結,所以寫不出日記。
二、因為煩到腦袋打結,所以要寫日記理出個頭緒。
兩種現象都有,但後者勝出所以才有這篇日記。
實際上原本是在探討部份年長人士腦袋出水的GY現象,
但最後我的思想卻擴展到無法控制的地步,才變成這樣。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