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偽的完成體


以上感謝楚楚熱情提供中間那一指(囧)

有些事我倒認為是狗改不了吃屎,
像是要我把抨擊這事抽離我的生活一樣困難。

有一種人就是有被害妄想症的神經病,
愈向這種人解釋,對方常會覺得你是在狡辯,
通常這種時候誤會的一方早就將「妳就是這樣那樣」的想法深入那該死的腦根,
當解釋一次過後沒用的話,
也只能兩手攤攤擺出無所謂的樣子,
即使很想衝上前賞對方幾巴掌也得克制。
最重要的是,
這種人還不會跟你説清楚講明白只敢在別的地方講些曖昧的屁話。

我並沒有什麼深交的朋友,即便是GY團再好也沒深交這回事,
就因為不深交所以親友兩字就變成掛名的話對我來説也講不通;
我不認為跟誰好就得要跟誰全盤托出,我的觀念裡沒這回事。
是重隱私嗎?
也沒有,這日記讓我整個很暴露啊(囧)

轉回一開始的問題,

有些事就在於你要不要説,沒有敢不敢説。
講清楚説明白誰不喜歡?
我就是不喜歡妳在談話間所透露出的語氣,
太明顯了太太。
你要走曖昧態度也可以,那我也只好對你保留態度直到有天斷了縁。



有很多事要忍耐,
有很多話要三思,
我連打這一篇都要考慮妳的面子問題,
連親朋好友都這樣的話要不要考慮真的不用再連絡講好聽話了。
哎呀我的媽啊,
真是一群群虚偽的完成體。
跟妳們講話我都想撇風了←喂!




P.M. 06:00

最近很不想上小胖人,
總覺得上了也沒意思。
看著那些人來來去去的,
有幾個會想説話?

前幾天有個以前很要好的男性友人密了一下,
第一題就問了對於現況來説最困難的問題。
聊了一下結果默默的扯到安麗去,
頓時有種對方其實是詐騙集團吧?!的想法(笑)
説著很像廣告的台詞…

我想不是錯覺,
對方真的成長很多,
不管是哪方面,
是負得起責任的那種男人的擔當。
意識到了一些東西,也讓心底有種惆悵感。

恩,是成長。

我也想如此明確的走在目標上,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

只是現在,
一切都過於渾沌,
我什麼都抓不著,
什麼都看不見。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