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 10:00 / Jan. 10, 2011


每一個重覆的日子不斷流逝著,
沒什麼好說的,也沒什麼能被特別記得的。

我們談話、對彼此微笑,習慣如此。
說了什麼?真要問也答不出個所以然。
非關自己的事,很難被認真的記憶著,
我感受到了什麼,就回應些什麼,自己人的定義,對我來說很明顯。

曾經耿耿於懷的事,說了好久的放手,現在終於做到了。
我還有比你更在乎的人存在著,所以我放手了。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