膽小鬼


連著幾天,我總是像這樣在跟自己拔河,
我知道我只要一開始低潮就會變成什麼樣子,所以總是在避免那樣的情形,
我拉扯著自己,別向暗黑低頭。

就是這樣不上不下的狀態,甚至更下一層。
似乎看見了什麼能抓住的東西,但不確定感太多,
導致我原本就薄弱的不安全感開始侵蝕我的神經。

無法從別人的身上得到安全感,說不定我根本沒真正的信任過誰。
上一秒我還覺得可以跟這個人說實話,下一秒卻馬上逃的遠遠的。
我害怕失去別人加在我身上的那些事…
我什麼都沒辦法說、什麼都無法表態,
啊…這些事,簡直快壓死我了。

一定是太害怕失去了,所以才這麼綁著自己,膽小鬼。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