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六十秒

之前看了《LEAP YEAR 》,
裡面提到在失火的緊急六十秒之內,你想帶走的東西、想到的人是哪些?
而那些人事物就是對你來說最重要的。
我所以想到的大概就是帶走我身邊的人,至於東西我也不確定真正事發時我會拿走什麼。

前幾天,這裡被廣播海嘯警報的時候,
我第一個念頭就是打給凱弟、然後打給也許下班後會碰上海嘯警告時間的十年人。
我想結果就是這樣了吧,對我來說第一時間最重要的人…
接著就突然擔心起ARASHI了…櫻阿翔!在ZERO播報新聞的時候看起來好憂心忡忡啊!
然後我很弱,最近看報紙都在哭(冏)

我現在還在忙著…進進出出的,製圖、排版、打稿,打了一連串違心之論看的我都撇嘴了(笑)
提早準備就算最後用不上,也比時間到了卻在最後一刻忙到交不出成果來得好,
我的偏執啊…希望這固執的習性能讓一切都往好的方向。

我正忙的這幾天,凱娘剛好時常排到假、樓上也正巧在施工中。
莫非定律是真的在整我,連滑鼠左鍵居然也逐漸失效了,害得我製圖困難。
我正忙的時候真的很不喜歡有多餘的噪音,不想跟人對話,我唯一會做的多餘事情就是泡咖啡。
大概會呈現一種很嚴肅的自閉傾向,人正忙的時候大概不都這樣?
但凱娘很奇怪,她看得出來我正在忙,卻還硬要跟我討論報上消息、開電視來煩我。
我在忍妳知道嗎?實際上我很煩了,妳的評論會打斷我手上的工作跟腦袋的運作。
最可怕的是她開始跟我討論起進期的政治…………………(國罵專區)

妳說那我開音樂幹嘛,是,我是都開著廣播ICRT來聽,
但我只是求一種連續性卻不干擾我的背景聲音,這是一種不成困擾的習慣。


啊…我不應該對自己這麼沒信心的,
可是…時間拖愈久我就愈不安,從信心滿滿到最後覺得也許什麼都沒有,我都要炸掉了。
現在僅存美好的半夜意淫時間能讓我取暖了啊,近期一直在回味痞子英雄,
然後我依舊對於搞到最後他們會變成這樣覺得...........去你媽的檔期。
那種雙雄兄弟的感覺是我很愛的,電影版一定會少了很多,說好的並肩作戰呢!!!!!!(吶喊)
相處了這麼久,這個人的為人你會不了解嗎?
不應該被流言打敗的,我以為那長期相處的時間下來,大家的感情是夠堅定的。
然後我搞不懂前傳是要我看什麼。

我只是在等待燦坤開門前上來怨個念,等等還要去書店印證件…我好緊張,因為大頭照很恥(爆)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