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人。

會掌控氛圍的人或著對周圍很靈敏的人,觀察力跟情感的敏感度都很強烈。

很難解釋得了我過去那幾段時間的經歷,我說,我也才24歲不是嗎?(笑)
況且,我的生活也沒必要一件件的攤在這裡,想說跟不能講的還是有差別。
我的本質大概太固執了所以很難被改變,樂觀是有,要不怎麼當諧星?
每段時期都有無法忘懷的人與事,但這些事都像是一種訓練,觀察人性、周圍的氣氛。
就好的方面來說,諧星的要素都有了!(徹底違)

大概高中之後…那種神奇的偵測雷達就整個大進化了!
自然地注意到周圍的事物,雖然看起來一副遙望遠方的模樣,但基本上已經正在觀察中了。
漸漸的可以不用跟這個人對話,就能大略的知道對方,在走上前說話之前,其實觀察得差不多。

每個人都有他無法假裝的部份存在著,然後透過平常的行為模式顯露出來。
友人會覺得我身邊怎麼老是有這麼多路人冏事,我想這大概跟妳有沒有興趣去觀察周遭有關。
觀察路人其實是件很好玩的事,對我來說是可以發現很多梗人的提供者(笑)
生活中的小幸福其實走在路上也能發現,如果帶著愉悅的心情的話。
之前工作時中午常去吃的小吃店,在最後一天的時候,跟兩個老人家夫妻(老闆)說了:
「這是我最後一天來這裡吃了,你們的東西很好吃,謝謝。」
最後,那樣的彼此微笑真的很讓我喜歡。

主動跟有好感的人說話、在晨跑的路上跟自己相視的人微笑招呼,
像現在這樣主動去跟人說話的自己,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果然,我還是會想去親近人,喜歡接觸人群,喜歡哪個誰因為我而感到溫暖或是開心。

不過派對什麼的還是算了吧,很麻煩的那個(←喂!)


最後,
雖然被人說我很直接,但也有從懷疑到說破的過程中,已經經過好長一段時間的觀察。
而這過程,就是在給機會。
希望對方能知道意識到,然後停止那樣的事。
這是以還能繼續跟對方往來為出發點時的想法,如果我不喜歡妳,早就講明白了。

我說過的話大致上都會記得,只要提了一點,我就能想起全部。

我們也許相似,但不可能一樣。
可以是靈感的一部份,卻不能是自己的全部。
因為我們是不同的個體,情感生長方式還是會不一樣的。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