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掃除

上星期六早上,在床上躺著躺著的,突然一股掃除心大起所以動手實行了。
中間還時不時上PU尖叫(咦?)結果就從早上忙到晚上,我過年都沒這麼認真過(爆)
整個煥然一新!重點是晚上還順便去警衛室領回ARASHI!多好的重新開始你看看!

我的房間比較神奇的是,感覺上就眼睛所及的這些東西了,
但實際上很像個黑洞,在無法看見的地方有更多不為人知的產物。
先撇開其中散落一地的頭毛、鼻屎跟指甲屑之類的殘渣不管(気持ち悪い!!)
那看似衣櫃的東西實際上有一格是影音櫃,那電視櫃下面放的又是什麼?
是一堆堆收集的箱子跟美術箱,我還拿凱娘的蕾絲桌布擋著,眼不見為淨
我是盡量把東西都收進去而不是擺出來放,讓外表一切完好的那種型。

念舊大概是最麻煩的習慣,我很難丟那些我覺得「可能」有紀念性的東西,或覺得以後會用到的小東西。
「以後會用到」已經不適用即將離開家裡的自己了,所以可以放手讓它屎(違)

雙人床墊異常重,我得求助凱弟才有辦法搬動它,然後再把底下的二個單人木床搬開,
我很害怕搬的過程會有小強飛奔而出,還好沒有要不我就要棄床潛逃了。

床頭櫃裡有不需要的大袋、小包包和沒拿出來掛的拼圖(被網拍騙的失敗品)
書桌中間底下的空間放了個用膠帶封起來的大盒子,我甚至不記得裡頭有什麼,但絕不會是什麼吉祥物,
感覺上就是拿來封印斷頭娃娃的盒子(要說真有的話我房間根本就超陰了吧)
打開來後的確很驚奇,有我不記得為何要撕毀的照片跟神奇小物,再加上些討厭的過去。
書桌右櫃最下方的底層則放了一堆我連一眼都不想再看到的通知單。
書桌左櫃第一櫃放滿了從暗黑期到近期的手寫日記,和零碎的文字摘錄本(看書的習慣)
除了文字摘錄那本之外,其他我連翻都不想翻就直接分類丟了。
結果我不小心連砍肉的紀錄表也一起丟了,整個就是大殘念,我今天要記的時候才發現

這些東西全部清出來之後塞滿了陽台的地上…
娘:「妳的房間怎麼會有這麼多東西?從哪裡跑出來的?」
我:「厲害吧,我房間有無底洞!」
←亂亂講被白眼

老實說,拿去丟了之後會輕鬆多了,我的房裡沒了任何秘密,所有事情只存於我心裡。
這樣也好,離開家之前,還給那房間一個喘息的空間,它已經不用再承受我任何的暗黑了。
這一路走來身上的行李已經愈背愈多,不捨棄掉一些會造成負擔的事物是無法往前走的。

接下來還有一個月多的時間,請繼續陪我夜夜笙歌吧
(慢著!不是這樣的吧?!)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