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

說著那些,然後將情緒不聞不問的擺在那裡。
還沒開口跟誰談過,所以不知道實際上的心情。
我很奇怪的,有時候一開口說之後才知道自己哭得多慘,就像那次一樣,當我知道已經有人取代我的位置時。

不想戀愛不是個問題,有問題的是我唯一愛的不是我的了。對人執著,我無可救藥。

我回台中時,父母在前座的身影、聽著他們身體上又出了什麼毛病,
然後想到我是帶著他們多少期望回來念書的…
於是,後座的自己又軟弱的紅了眼眶。

在意的很多事都和你們不一樣,
我可以因為你們無法理解的小事既幸福又滿足的像個小女孩一樣,
也能因為你們所以為的小事獨自傷心很久。

是我的男人,就不輕易要求他的幫忙,我的態度很明確,同時也欣賞這樣的女生。

不是做了一百件事就會全都說出來的人,結果就是有九十九件會讓我想殺人的誤會出現。

有她有甚至它也有的,那樣的不特別我寧可不要。
我要的,只能是因為我才有的。

笑開多一點、多吸收些甜滋滋的畫面、專心做自己的事。
用我的方式安撫自己,那些溫暖什麼的………其實我很難從身邊人感受到,
也許哪根神經在很久之前就出了點問題,導致我在感情接收這部份有點反骨。
相處起來能讓我舒適的人並不多,所以我需要的朋友幾個就足夠了。

近的口頭禪讓前/現任室友發誓再也不誇獎我了。
友人F「你這樣好可愛!」
「我本來就可愛。」

友人X「你這學期變正了。」
我「妳這是在逼我講那句話嗎?妳會後悔哦。」
友人X「什麼?」
「我本來就很正。」 然後我就被瘋狂毆打了(大笑)
我好喜歡玩弄她們,台中沒凱弟讓我玩,但有這些女人所以過得還算開心~

訊學院就算了又加上要有生化(醫學)基本理解能力,
課程明顯難很多,作業滿天飛,寫不完的程式看不完的英文,又在當當邊緣的變形數學(?!)
有沒有聽過拿前三名但數學還被當的八掛?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