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過年

Dec. 2012
有時候其實會脫口而出,那樣地小心眼用狡猾的外衣包裝著。

明明很多時候是想守護著對方的,卻因為被激起了競爭的心態,導致那樣的口是心非。

面對感情我一直都是動作派的(笑)
想出手觸碰對方、喜歡對方,喜歡到控制不住自己的衝動。
我想念這樣的感情…什麼時候才能有讓我想如此的對象呢?


Jan. 2013
執著在獎學金上的理由…應該算是種彌補心態。
這年紀對家人的責任與壓力,理應有的心態都被加強化了,在我回學校繼續讀書之後。
大多時候是能忽略它開心過日,但一平靜下來就什麼都跑出來,那是種很難擺脫的情緒。


Feb. 2013
光聽他們提起你的事都讓我煎熬著。
只能若無其事的裝著我們什麼也沒有,卻滿腦想著『我要對這個話題陪笑到什麼時候?要心痛到什麼程度?』
因為很害怕所以逃走了,我不想見到你,我怕見到那個不屬於我的樣子…
我怕會露了餡、怕控制不住的情緒會讓你知道我還留著的感情。
那是種直覺,直覺著你會注意我的反應,我不會讓你看見我那個樣子的。
意外的聽到那些消息時就足以讓我大哭一場,更何況是面對面?
所以不行,現在還不行,在我想要另外哪個誰的陪伴之前都還不行。

我好狼狽。

[10th]
帶著針眼回了二年不見的家鄉,我都快羞愧的不想見人了(低頭轉手指)

[21th]
比起來,原住民的過年還是有氣氛多了。
沒有圍爐習慣,沒有特定吃的菜,但絕對不會窩在小小的房子裡,而是在房子外的庭院,
一張自製的木桌、一個充滿「野性」的烤肉區,再加上一把吉他,所有加入的隨意聲線都能和成自然的天籟聲,
為什麼怎麼唱怎麼好聽呢那些原住民,而且有愈醉愈好聽的趨勢(笑)
好久沒過像一個這樣熱鬧的年…其實我喜歡這樣的過年氣氛,我無法喜歡上的只是那些剌人的提問而已(苦笑)

[20th]
詭異的星期四開學只好久違的自己坐車回台中,給要上班的凱爸順路載到捷運站,
但看看時間,是早上五點半呢,捷運還沒開啊!

[21th]
很多時候我都明白丟給我的問題,都是期盼我什麼樣的回答。
雖然我壞心的時候很多,但只要抓到我心情好,我都能給你你所想要的。

[22th]
把格雷帶來台中了,因為捨不得分開(喂)
感想愈來愈多,落落長得像是論文的程度,但把這樣的論文給教授看八成會建議我去掛精神科之類的
啊…那本書啊…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F室友很忙碌,看她這樣都沒自己的時間還頗感慨的。
雖然跟電腦相關的文件處理是我頗喜歡做的事,
但秉持著寵愛自己的名義,我不會插手會奪去太多我自由時間的事,非必要的絕對不碰。
我說過了,我不會再像以前那樣虐待自己了,要堅持住自己的空間、只為了必要性的事物而忙碌。

這學期預估都會忙在考試跟報告,而且是校外考試,三年級是專題,所以二下是證照考,TQC跟MOS。
然後每天一點點的準備六月的TOEIC,我要求的不是550的畢業門檻,而是金證書。
門檻分數對日後履歷加分作用為零,有一張金證書才是機會保證,要考,就要做到最好。

[24th]
手機不是拿來給人監控自己行蹤用的,我不喜歡這樣。
奪命連環CALL更可惡,以為我這樣就會接?怎麼可能,不知道我走反骨路線的嗎?
你不是我家人,我沒有非接電話不可的理由,也沒必要接受任何盤問的口氣,那樣只會讓我直接給你難堪。
很多時候很簡單,單純的就那個當下不想講話所以不接電話。
問我為什麼不接電話?
我不是對你的來電有意見,只是心理上純粹的懶得講話,但如果你用質問的口氣來問我,我會直接的剌回去。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