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能需要我。

校園生活一如往常,可以同桌吃飯的人愈來愈多,算不上好壞,對有些人這樣的熟悉度就行了。

有些事情,過了某個轉捩點後,所有的原則與觀點也許會完全重整。
我對男女關係沒有授受不親這種選項,開黃腔的尺度就跟男人沒什麼兩樣,
但再重新進入人群之後,我的確跟男生的距離拉開了沒錯,完全處於被動的狀態。
我會是女生群中的戀愛顧問,因為不知怎麼搞的那些男朋友的心態,絕大多數我都能搞定。
但除此之外,我沒想過要主動拉近跟異性的關係或是想試著去了解對方,就只是個帶著懷疑態度的旁觀者。

有些人會覺得我冷漠,不是這樣的,我只是很怕受傷。
也許是自尊心太高,無法輕易做出會傷害自己感情的事,所以總是收著。
如果我不能有近百分之百的把握,這段友誼的情感比例是對等的話,我就不會表現出視你為唯一的模樣。
我說我的佔有慾跟束縛感很強不是說假的,你想要我表達出來?
那好,不要讓我聽到或看到你對別人說「我最喜歡你了」,
被我發現那就是背叛我的感情,而我必需是你最親密的人。
這還不是針對男女朋友,而是那些希望我把他當做親密友人的模式而已。

所以我不喜歡聽到友人跟我說「你都不重視我」「我很在乎你耶」「我最喜歡你了」這些屁話,
因為在我看來,我是隨時都能被取代的那個,你怎麼還想要我付出超過你對我的那些感情?
我感受到了什麼,就付出些什麼,就這樣,無法再更多了。

每個人總有一塊原則是超出你理解範圍之外的。
相對於我來說,機車不給男生載,逼不得以要搭汽車也不坐副駕。
這樣的情緒很強,不管有沒有男女朋友,我都不上男生的車。
有些人會覺得我這樣很有事,懶得解釋,那就微笑吧。
我唯一真的解釋過的只有現任室友而已,那是睡前talk,這種時間總是比較容易坦白。

我不給男生載,相同的我也不要我的男人去載女生。就算彼此清白的要死也不行,因為你是我的。
這跟什麼信不信任搭不上關係,對我來說這就是領域問題,你身邊的位置只能是我的,就是這樣。

對我來說最棒的關係就是,你只需要我

如果你要我在彼此關係上坦白表情,就是那五個字而已,沒有其它的了。
我知道那樣很病態,也不可能會這樣,所以對任何感情我都只給一半,
我不是故意忽冷忽熱,只是有時候覺得給太多了,我自身無法平衡的時候,思想就會變得很黑暗,
所以又會立刻退一步。

從以前到現在的所有關係裡面,我都無法肯定的給出一切,我嘗試過,但立刻後悔了。
無法相信對方能付出與我相同的質量,我真的思考過到底為什麼?
我沒辦法完全相信從你們口中說出的感情,所有事都打折扣後才放進心裡,好像這樣我就不會被傷害到一樣。

那些長年的信任與不安全感相互影響,對於那些向我表達的感情,我完全無法客觀看待。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