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樣子,留在了台北。

大概地知道為什麼這次特別想家,是把時間都花在與人相處上頭了。
高中的老友們、十年人還有家人,每次在家的睡前習慣沒有了,一個星期後老弟也要搬出去住了,父母的不習慣與自身的習慣交叉想著之後,心疼了。
有次跟媽媽說,我跟弟弟都外宿之後你們會很孤單我捨不得。
她微笑地回著,總有一天小孩都會離開自己身邊,沒關係的,這樣習慣也好。
那次掛上電話後是我第一次因為自己的離家而感到心痛。

經歷了這麼久、跟旁人聊天之後才發現,很多我所認為正常的事對於其他家庭來說這麼尷尬。
原來自己的家庭有多親密多幸福這件事,也是二十歲後才明白的。

很多時候不允許自己害怕、不讓感情表露出來都是因為這個前提:二十六歲。

知道嗎?我有很多害怕的事,卻因為以這裡來說我是姊姊,所以全忍下來了,二十六歲的成熟到底該怎麼拿捏?
有很多時候我的不安全與不信任感依舊還處於小女生的狀態,
壓抑那些、強裝著勇敢、讓自己分心、裝瘋賣傻的帶過在乎的事,
最後呈現出來的態度就像這裡的人所看見的,成了與真實感情表裡不一的人。
就像我對其他人說過的「都幾歲了怎麼還這樣?」對,沒錯,都幾歲了我怎麼還這樣?
其實不太曉得這裡的人到底都看到了什麼,但至少就我聽過的,那就是我決定表現出來的部份。

我原本的模樣不在這裡,留在我離開的地方。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