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are SURVIVOR.

SelfieCity_20160320160453_org.jpg
別活著活著,就忘了妳曾是如何勇敢地挑戰自己的黑暗,越困難就得越堅定。


職場三個月之後,我終於拋開壓力出關見見老朋友了,
當我發現自己居然願意對這社會釋放這麼多善意時,嘴角那抹淺淺的微笑,是對自己的欣慰。


那年我18歲,休了第一次學;
那年我19歲,復讀;
辦理退學的時候,我20歲。
陷入憂鬱無法入睡開始伴隨著強迫,遠離人群的我只剩下文字作伴,那長達三年。
當我23歲時,父母高興談論著他們女兒的畢典時,我才告知真相。

24歲時,我走出自己的小房間,到了台中念大學。
28歲時,我帶著笑容畢業,離開台中,回到台北準備啟程。
現在,我正處於每天都有新挑戰的職場,而我正享受著。

我無法讓自己就只是這樣,如果還能有再更成長的地方,我就想繼續下去。
我想學到更多、想知道的更多,每天接觸不一樣的人、學到不同的處理方式,
自然地帶著笑容上班,用心去親近需要我幫忙的人,而不是機器人的模樣,
同理地對待同事,你想要什麼樣的工作環境,是能靠自身的氣氛去感染的。
這是一個截然不同的人生,那是當年20歲的我預見不到的。

即使時不時的會讓回憶逆襲,但那又如何?
我找到了重新擁有自己的動機,那些逆襲我一個move就能將那些傷口拋在腦後(笑)

這就是一個轉變心態的瞬間,一個帶著髒話強迫自己走出來的瞬間(笑)
讓我墜入深淵的自尊心是個起因、但也是將我帶回的主因,
我不會就這樣卑屈的過完我的人生或是為了那些外力的傷害,而讓自己結束這人生。
人一定都有那些堅韌的性格在,只是那當下太專注自己流淚的原因,卻忘了在這之前的自己是什麼模樣。


別一直握著拳頭,鬆開手,妳才能掌握自己、才能得到更多。



We are SURVIVOR, remember?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