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why you don't know me.

從那樣的敏感到現在的放開包容又走了多久,這些都只有當事人能自己感受。
我所擁有的情緒有多強烈,那樣的高低起伏曾經讓人無法承受。

「我羨慕妳那精彩的人生。」
「妳的人生好豐富。」
不止一次聽到這些話,不予置評的表面壓抑著憤怒。
那些汙點你要嗎?拿去吧,我一個都不要。

對我而言,那些被黑暗偷走的四年是我最大的空白期,無法彌補的過往。

那並不光彩、並不豐富,而我正在承擔這一切的後遺症。
那樣的空白對我的心靈而言是最大的暴力,
是暴力,除了這個別無其它。
我甚至無法看那些所謂勵志書籍,道理都很簡單,
什麼感謝過去傷害你的人事物之類的屁話,
我到現在看了依舊不屑,不,我絕不感謝,
我還在這裡是因為這些愛我的人、而我願意走出來的動機是因為他們的眼淚。

我清楚明白自己是多混亂的人、而我可以糟糕到哪裡去,
幾乎沒人會發現在所有回應之中,哪些才是我真正的內心。
於是我看著這一切,思索著哪些人能讓他接近,而他們能懂到哪裡?

即使被黑暗擁抱了無數次,
現在能正向面對那一切,那是本質,不甘被那群垃圾拖下去的本質。
我所擁有的,就是在感到擔心害怕時的脆弱,
會在某一瞬間變成一種豁出去的衝動,而那些結論都沒讓我後悔過。

收起了怨懟決定擁抱眼前的世界,也都是一瞬間決定的事,
我最慶幸的就是這點,對於反覆猶豫這種事很沒耐心,
決定了就不質疑自己,決不像以前那樣逃避,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所以不準逃,
將那些挫折視為挑戰,贏過自己是最有成就感的事,而這就是我的驕傲。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