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尖劃下的傷,0221

am03:12


媽:「那個●●説:『要不是舅舅你背叛舅媽,舅媽會瘦嗎。』」
我:「哦~(笑)」

就算妳用開玩笑的口吻這麼説著,別以為我不會放在心上。

七年前的那件事,
妳不想直接跟我説出口的話,
就別老在字眼間透露出曾經。

我笑並不是什麼都無所謂,只是妳要我從哪裡問起?
妳想從我這裡得到:「沒錯,爸爸是背叛者」這樣的答案嗎?

我到現在還會夢到過去的事,
妳離家出走一通電話也不回,
什麼話也不説就突然在我面前哭著:「我還要留在這個家裡做什麼」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現在爸爸對我們加倍的好是真心的還是只為了贖罪。
妳不在家的時候爸爸的手機一響就躲進房間講電話的這件事妳要我通知妳嗎?
那些噁心的骯髒事,妳要我怎麼為他解讀?


我寧願活在謊言裡以為自己的家庭有多幸福快樂。
也不願在這裡猜忌著他到底還碰過誰。


結婚還不是會離婚,
在一起還不是會分開,
誰能確保身邊的人會不會在哪天離開;
總是挽著我左手的妳還不是牽起另一個人的手了。

喜歡的最後一定會離開,
丟下的感情一直收不回,
竊取著些許温暖來證明過去真的存在。


笑給你們看,哭給自己看,
那漆黑的底部誰也進不來,
我愛的走了,恨的卻留著;
「很好,我沒事」你們聽了嗎?

我説得都煩了。




補上沒網路期間的手寫日記,手寫沒斷過,只是不想打上來。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