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走




被寂寞殺死
沒有不可能
在情緒的邊縁期盼著失足所帶來的解脱
卻又害怕身後錯愕的人為我留下的評論
但我還需要在乎什麼嗎
都搞成這樣了,誰還對我抱著期望

一,二…朋友屈指可數
再一次,
一,二…然後呢?


強烈需要人陪伴的時候
他媽的連個一都數不到
五?別笑掉我的大牙了
那根本是個虚幻的數目

孤單引起的憤怒接踵而來
這星期有太多事等著我辦
誰知道半夜我又如何渡過
你們一路好眠的同時
我還在跟理智起衝突
要花多大的力氣去維持生存意志,連不相信心理治療的自己都妥協了

沒有誰能跟我的崩潰重疊

我很累,但腦子卻嚷嚷著不肯休息
我累了快三年,我想看醫生了,我想看了,卻在這時候口袋空著
現實很殘忍,誰知道等有閒錢的時候
那想看病的孩子被帶進深闇空間了沒

表面上安然無恙,嬉笑怒罵
轉身後換雙空洞的水晶體,沒有嘴角上揚的空間
來自黑暗呢喃的話語,深淵的哀號,崩潰的掩面

當有一天我不見了,
不要訝異,那是理所當然的。




我的感情很強烈,
如果在那之後妳無法回應我的情感
那在當初就別説那種重視我的屁話
徒增我的孤寂,這樣很好玩嗎?
這王八式的友誼,捉弄得我很累。


「有空嗎?陪我。」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