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第九話】一族の崩壊…死のラストカード!!

愈到尾聲愈讓人寂寞,再兩集さとし就要封魔我不依啊!(倒地耍賴)


這叫什麼?暗房裡的天使?
魔王愈是這樣愈讓我心疼啊!(吶喊)
節目(誤)一開始宗田就開始被打的慘兮兮,
雖然葛西要求大隅最後讓他自己來下手,
不過心地善良的專情秘書整個太念舊情,
要宗田就當死了一樣別再出現在他們面前而已。



宗田「其實葛西他背叛你和大嫂…」
大哥「到底該怎麼辦,我真的很煩惱,終於…我想到辦法了。」
宗田「你能明白就好了,錯的人是葛西。」
大哥「誰叫你要做這種蠢事。」

這個叫死了活該!
人家葛西放你一馬還告人家一状整個就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嘛!
大哥被魔王耳語的整個變心機人(囧)
最後掉的那隻鋼筆我還被導演拍攝手法給欺騙以為留下了證據,
被耍的有點不甘心…



葛「與妳一同度過的這一年來,真的很幸福。」
麻「我一直被那個家壓的喘不過氣來,但因為有你在我身旁我才能堅持到現在。謝謝你。」

秘書純情又專情的不可思議,
這種好男人是國家保育類品種了麻里姐妳太不會把握了!
(眾:阿凱妳把人家芹澤大哥放哪?)



直「喂?宗田?喂!怎麼了?!宗田!喂!」
領「………」

宗田的死亡現場也太多人光顧(喂)
是什麼心態作祟?領。
故意播了通電話給直人,讓宗田死不了多久就被找到,
留下的脚歩聲聽在直人耳裡很有挑釁意味,但臉上卻參雜著痛苦的樣子。



「我知道你的真面目了。」



直「你就是英雄的哥哥‧真中友雄!連續殺人案的真凶,也就是雨野真實,沒錯吧!」
領「我就是真中友雄,也就是雨野真實……這樣説你滿意了嗎?」

終於等到雙雄對幹了!
直人直接來的這一拳很帥氣,
整個逼真到我重播幾次都抓不到破綻,原來是真的打啊~(誤)
被賞了一拳後氣定神閑的慢慢冷望回去嘴角還滲著血,太完美了!
頂嘴説著『這樣你滿意了嗎?』的態度整個太囂張,
整個壓抑不住滿心的萌念歡呼了我。



直「別開玩笑了!是你!是你殺了大家的!」
領「……殺人犯不是我,而是你。
  真中英雄…甚至連他家人的一生,都是你毀掉的,
  那種失去重要的人的悲傷,現在的你,應該能了解了吧。」

我還是忍不住讚嘆一下被抓衣領推了一把後,一副『哼!』的模樣拉了拉西裝外套的成瀨領,
這種態度理所當然的讓人感覺很無所謂,不過心裡其實是相當澎湃的吧?



直「所以呢?就因為這樣你就能濫殺無辜嗎?!
  到底要牽多少人進來你才肯停手?」
領「……」
直「你的目標是我吧?那就直接來殺了我啊!」
領「如果想説是真凶的話,就帶點確切的證據過來。」

來了大絶招,智くん的喉結戲再度豋場(笑)
之前説過這個男人連喉結都會來搶一下戲,
偏偏又是我最喜歡的部位之一這整個很明顯犯規啊!(舉紅牌)

直人感覺整個就是被領的態度給氣到了,
不過他説的話也讓成瀨啞口無言,
領知道自己的確是牽了一些不相干的人進來…林さん、空ちゃん母女,
最重要的是空ちゃん的媽媽感到罪惡而痛恨著幕後黑手的他。
領在面對直人的時候一直都是冷靜的看著一切,即使到了現在也是一樣。
『沒有證據就再努力的跟著我的歩調走到最後』
擅自的幫領OS了一下,這就是他給我的感覺。




直「我不會再允許有人死去,我一定會逮捕你的。」
領「我知道你現在悔恨的心情,那麼,就請你快點逮捕我吧…」

厚!生田斗真你好樣的這涙下的真是時候!
一個意志堅定抓犯人、另一個滿心期待被逮捕,
『快點來阻止我。』領那樣帶著悲傷的神情誰看不出來?
一但開始就無法停住,自己停不了就只能讓直人來阻止,
しおり的天使存在再強大也大不過這個他看了十一年的男人(這是什麼萌用詞?!)



署長「成瀨領可是司法界的希望!如果因錯誤而被逮捕的話誰來負這個責任!?」
上司「這是他一直以來痛苦掙扎拼了命所得到的答案,我相信他!」




『悲傷的回憶迴盪在腦海中,即使痛苦也要面對』
『惡魔在別的地方』、『我不是什麼天使…』
『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

「為什麼我一直都沒注意到呢…」
這個晩上還真發生了不少事…感覺都已經很久了…
我喜歡しおり的回想片段,其實連直人那時候在回想領過往所留下的線索時也很喜歡,
しおり如果早點發現的話…不知道領會怎麼樣?
其實我不太認同當時領所説的話,面對悲傷的結果就是走上復仇一途嗎?
根本就已經沉浸在悲傷裡面無法自拔,連一次試著走出來的意願都沒有。



直「為什麼你的筆會在現場?」
葛「我怎麼知道!我一直都被在公司的辦公桌上啊!」
 「昨天晩上十點半左右,我一個人在兜風……」




「我來為葛西辯護的。」
來了!一個狠瞪一個囂張!
成瀨還當真毫無畏懼的大大方方出現,我以為他不會再來幫誰辯護了才是。



直「這次又盯上什麼了?是你嫁禍給他的吧!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領「就是要證明是誰陷害了葛西,你不想救他嗎?」
直「説!是誰殺了宗田?!是誰?!」
領「找出犯人這是你的工作,想要證明葛西的清白,就拼命的尋找證據吧。」

位於地獄門上的審判者,忘了哪一集我提過這件事,
自從しおり開始影響成瀨之後,領很久沒有給我這種悠閒冷靜的感覺了。
直人的急躁更顯出成瀨的從容。



葛「律師,我沒有殺人!」
領「只有一個方法能救你,就是把真相全説出來。」
 「掩蓋真相的人,是不可能會獲救的。」

三個人共處一室的這場戲很有隱形火藥味!
因為明白了幕後黑手是誰,所以直人可以直接明白成瀨領所説的一字一句。
雖領跟直人並沒有直接對話,不過最後那句很明顯就是對直人説的,
『沒說出真相的你,怎能被無罪釋放。』
啊,這場景又配上了紅背景,是復仇中的心態!



上司「在死亡時間三十分鐘前,從監視系統中發現你的車有經過。」
直人「你在現場?!怎麼回事?!再這樣下去就會被起訴了!
   你是不是順便去哪了?隨便一個地方也好,我一定能找到人證明你不在場!
   為什麼不説話…」

打斷葛西想對領求救的眼神,逼近他質問了一番,
另一旁的領因為已經打開天窗説亮話,
所以光明正大的帶著一臉得意直接看著直人奸笑。
太殺啦!律師先生!



「要放棄了嗎?葛西依然沉默著,再這樣下去,無罪的朋友就會變成殺人犯了。」
我絶對不相信領是因為良心發現才來説這幾句話,
看看那轉身離去的囂張樣(喂)
只是刻意來個點到為止的提示罷了,必竟他還有別的路要鋪,不能就斷在葛西這裡。



直「求你了!全都是我不好…不要再折磨我以外的人了,我想救葛西,要怎麼做才能救他?」
領「這樣好嗎?哪怕真相會讓你痛徹心扉…」
直「我不在乎!如果這樣就能救他的話。」
領「聽好了,人在包庇最重要的人的時候,就會掩蓋真相。
  最明白這一點的不就是你嗎?
  真令人期待…當你知道真相的時候,會如何選擇?」

如果不是因為上集看了預告,我也會以為直人又要再給領來一拳,
有沒有心酸?直人下跪求成瀨的樣子。
直人不可能不恨對方,畢竟身邊被奪走的不止一個人,
卻為了葛西他甘願道歉下跪只求救自己最後僅存的好友。

我現在才知道領鋪了葛西這一線的目的在哪裡,
『人在包庇最重要的人的時候,就會掩蓋真。』
對芹澤爸來説,自己的兒子是最重要的,無論如何都要保住自己的兒子。
對直人來説,在自己的哥哥跟最好的朋友裡面要保住哪一個?
掩蓋真相保住哥哥如同當年自己的爸爸抹滅事實一樣?
還是説出真相讓一切歸於正義讓葛西獲救?
厚!如果是你們會怎麼做選擇?……我還真的會寧願保住自己的弟弟(靠)



しおり「那個借我傘的男孩的背影與成瀨先生是如此地相似,
    明明是和那時候一樣哀傷的背影,
    對不起,如果我再早點注意到的話…」
領「我不知道妳在説什麼。」
しおり「請你住手!友雄…你原本是這麼温柔的人,當時你温柔的笑容到現在都沒有變過!」
領「那時候的我,已經不存在了。我已經…停不下來了。」

這是第二次,領對しおり説自己已經停不下來了。
第一次是在醫院陪著睡著的她所説的,像是好幾次也想停手一樣為此感到痛苦。

老實説智くん看到しおり那停頓的幾秒讓我忍不住微笑了…
我感到一絲絲的尷尬啊啊啊!!!



直「不是的吧?不可能的吧?!你和麻里…
  你説點什麼啊!説你沒背叛大哥!説啊!
  當時你和麻里在一起,為了包庇麻里所以才一直默不吭聲…」
葛「不!是我殺了宗田!別把他扯進來…是我做的!
  犯人是我!求你了…相信我…」

結果最後しおり才是最大的關鍵點讓直人想通成瀨的話中意,
專情秘書一心一意的只想著要包庇麻里,這樣認罪崩潰後跪在直人面前好有哭點。
不過…
那個摘下眼鏡默默依在牆邊一副孤苦伶仃襯衫釦子開開的專情秘書整個有夠萌的!
太受了這樣不行啊!!!!(現在是什麼情形?)



「很快的…一切就要結束了。」
有一種『哥哥很快就要到你們那裡去』的感覺…
真中友雄真的是一個很温柔的哥哥,
毎次看他跟死去的家人説話的時候,
眼底的温柔不知道殺死我多少腦細胞。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