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


目標如此的混濁不清
走上佈滿荊莿的道路
傷口化膿又再次結疤
不斷反覆到底為什麼

要我別哭就請給我一個理由
至少我自己一個哭著別人沒發現就好


往右上角看見我不想看的
卻依舊忍著痛跟妳搭上話
試著從妳的用詞裡看見過往
卻發現妳早就不是那一個她
受打擊的是不被需要的那部份
而失落的是被妳遺忘的那部份

我想我該找其她人替代妳的位置
結果發現我並沒有多餘的生活圈
他媽的誰知道這種莫名其妙的空虚感
生活其實沒有這麼糟
只是不太理解勉強活著給靈魂摧殘的意義是什麼

陷入低潮之後不全是壞事
正因如此我停了下來看了許多風景
早晨的路上會多去注意頭頂上的藍天
感受被風拂過臉旁的感覺
多閲讀了幾本以前不會看的書
體會到以前不曾去珍惜過的時間

説我現在陷入低潮也不是
一年前的自己比現在更嚴重
所以我想我還過得去

「最難過的都過了,還有什麼過不了的」我是這麼跟自己對話著

我看電視還是會笑
偶爾跟朋友見面還是會笑
我不是哭著過一天二十四小時
有時候也不是真的哭出來
只是感覺到心裡的自己正在嘶吼著放她出去,如此而已。

跟自己對話的時間比跟外人還來得多很多
説了些什麼…也只不過是努力讓自己維持生存的意念罷了
説不定跟自己説最多大道理的人不是你們而是我自己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