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才沒消失勒,我有補文章!

AM 12:21

威可説我都沒上線(PTT)
所以現在來報告現況了,各位。

→老君
我生日前一天有收到妳的禮物哦!
我房裡那一個個滿滿的資料夾都放滿了ARASHI的雜誌内頁,
95%都是老君的禮,
而且還有魔王的内頁蛤!好新的貨!
真的是太~~~~~~~~感激了!(猛親留下愛的口水)←被巴數掌


→魔王
最近總算趕完魔王心得的進度,第八回會準時交卷的請放心。
有些人就是搞不懂看魔王是看到哪裡去了,
跟這種人去看電影老子一定發飆(脾氣異常不好的太太)

例如看到第七回中途某人突然來了一句「恩?我一直以為しおり是喜歡生田斗真的欸。」
蛤?!你眼盲嗎先生?

還有另一種人是成瀨派直人派很明顯對立的,這種人會在另一方受挫折的時候拍手叫好。
幹!凱弟就是這種類型的,就只是因為對方是中津秀一。
你王八蛋嗎?男孩兒。
在看的當下我整個怒火上升按暫停説不看了(很靠夭的姐姐)

還有我很不喜歡那種看日劇不專心的孩子,
魔王裡面可是有很多小細微的地方,
東摸摸西看看,錯過三秒就會遺漏一個眼神一個暗示!
魔王就是這種劇!
在那裡搖擺不定就乾脆不要看啦!混帳!
(眾:躁鬱症嗎妳?!)


→前天
2008.08.23(六)
晩上的時候找玉芳去車站買章魚燒,
沒想到她打來叫我下樓的時候我誤聽成韓文:「O BA~」
蛤?你這個假含狗人!
講到含狗人,在運動方面你們真他媽沒運動精神又差勁,
幹!國旗事件是第二次了,你們真的很無聊欸,含狗的人!

原本只是要到車站前十分鐘來回,
結果玉芳硬是把我帶去了遙遠的夜市變成一個小時多後才回家…
不過路上很歡樂就是了啦,
講話一直在放炮給路人聽,怎麼?沒看過鄕下的野孩子?(囧)


→昨天
2008.08.24(日)
早點吃了前晩玉芳給的蛋糕,
好吃欸~那個白色的~
下次妳們公司還有團購的話我要一條白色的!
啊!還有我説的那個泡芙!給我來個兩盒!

然後晩上玉芳回家前給了一罐她爸爸做的辣椒醬,
偸吃了一口,有加豆腐乳對吧!
不錯,有勁兒!
讓妳在下面等了五分鐘,啊啦…
我真的是以為你説十分鐘後會到,我怎麼知道你是要我十分鐘後下來,
是我誤會了!俺的錯啦~AV(靠)


→置頂
那個置頂的行程表,那個裡面是只紀録我想看的,不是完整的。


→賣票
ARASHI亞洲巡迴台北演唱會,票價出來了,8/30中午年代開賣。


→黑暗
我是不是很久沒在這裡哭了?
那是大野智的功勞,因為他轉移了我的注意力。
不過,該來的總是會來,
八月中旬到十月開學潮老將我拉進谷底,
在一個彈跳之後也頂多在洞頂邊縁徘徊,
我還是不喜歡夜深人靜的房間,廣播的陪伴也掩蓋不了罪惡的呢喃聲。
但是白天的房間很漂亮,陽光的照射讓房間映著窗簾上的粉紅,
那是我最愛的時間,
雖然腦海中還是帶著淡淡的哀傷,
但添加了這一筆反而更有靈魂的氛圍,
可以泡咖啡、看書、聽著廣播渡過很平靜的時間。


→ARASHI
我的生活的確是靠ARASHI來支撐的,
朋友只有幾隻小貓,並且都不在我身邊,
如果要保持心情微笑也只能看著他們的笑容來維持,
也難怪,不知不覺就偏心了大野智這傢伙(笑)
只要你笑著,我也能從裡面感受到你的温暖,
讓你暖著的心就這樣一天天的陷入你的温柔。
説的好像只愛智君不愛其他人,
其實也曾經是團内亂爬以為最後心歸二宮最後卻歸屬隊長這樣(爆)
啊,好吧,我承認。
松潤、相葉從來沒變成主擔過(喂)

ARASHI真的沒辦法去很完整的歸派,
雖然日記上以智君居多,
但比起只有智君一個人上的節目,全員出現的節目會讓我優先下載。
這種感覺應該很多嵐飯都會這樣,這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這種話自家飯説來不準,
但有多少上電視和報章雜誌的人説ARASHI五人關係很好的?
讓飯們最引以為傲的五個人,就是那最堅定的夥伴情。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