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尖劃下的傷.1211

AM 04:11

低著頭, 眼涙不流是用掉的
一顆顆墜落在床上、在腿上
為了那該死的惆悵感而哭著
任憑它不斷的擴張
我無力阻止

我的文字是一回事
在外表現又是另一回事
以不平衡的状態形成一個矛盾的個體


指尖刮著結疤的傷口
享受著刺痛的真實感
不用猜, 我不會自殘
是它原本就存在於此

我只偶爾賞幾個耳光
That’s all.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