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可悲?


藍天就在眼前,卻怎麼也觸碰不到。

轉身看著手機的顯示時間
啊,要起床了。

打開瓦斯,準備吃個義麵
左等又等發現火自動熄滅
該死的沒瓦斯
算了,喝咖啡吧。

咖啡一杯杯的下肚,家人受感染也一杯一杯的喝
老叫我別喝太多,但你們手上的咖啡又是怎麼回事?(笑)

喝了很多種,卻依舊只愛最初的香草

繼續尋著其他味道
直到我的神經被麻痺了為止
像中毒般的侵入,我想它斷了那條愛的神經
感受到自己似乎不愛了
朋友什麼的,友情什麼的
一直有種就算她們火燒房子我似乎也無動於衷的感覺

玩樂的存在?

但我想玩樂的時候這些人是不存在的。

淪陷於感官的過去,説謊成習慣的現在
糟透了這樣的20年
我也曾毀了誰的學生時代嗎?
在這樣好人的表面之下,
如果不説,誰又知道這樣可怕的過去。

人吶,就是這樣的好騙。

可悲
説我自己
也説你們




前面空的幾個日記,其實處於未公開状態
打著什麼?當然是Linkin Park。
等我整理好,再給公開。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