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的背後,就是個膽小鬼


am 01:02

前幾個小時,玉芳找我星期六出去,
我想,妳大概誤會上個星期我説想找妳出去晃晃的意思了
嘛,雖然很想問「日記上寫得很清楚了,為什麼還要提到跟那間學校有關的事」
不過,我憑什麼這麼肯定人家一定會定時收看這個地方?(笑)

我所謂的晃晃,不是買東西。
是崩潰後想找一個朋友説説話散心的晃晃。

我想,現在不用散心了。
因為我想找人講心事的心情過去了,找不回來了。
所以我拒絶這個星期六的邀約。
以上,與妳有關的話題打住。

戦おう。
あきらめるのはいつだってできるんだから。

一位不具名的應援者留的言。

戰鬥是嗎?
我現在只能是:
問毎個教授能不能讓我補考、補作業、買書,還有…那二個月的假是否能在無證明的状況下請掉。

我真正煩心的是這個…
(這段話,沒看到的人沒機會了,因為我的誠實隨時都會消逝)
居然就這麼説了出口,日記さん這是你對我不離不棄後所應得的信任。

戰鬥吧。
因為要放棄的話,隨時都辦得到。

謝謝你的留言。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