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於自我還是過於自我?

pm 03:46

昨晩,失眠,我想這兩個字不用提了,反正早就是種習慣。
想著的事,依舊是樓上被紅字部份取代的那堆事情。
突然的,想到當年媽媽為我傷心落涙的事情。

我所做的決定,通常,不給跟任何人商量的機會就下了。

商量?對於一個説謊的孩子是要商量什麼?
當然會有後悔的時候,但卻不影響下一次做決定前自己的心態。
不跟任何人商量,因為這是自己的事,所以自己思考自己決定,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那年的那天,我沒想到,她會為了我的決定而落了涙。
從那之後,我什麼都不説。
把所有難過藏起來,只要笑著,一切看似正常,就可以了。

似乎是喘不過氣一樣,昨晩躺到一半,突然的起身想吐,
不是真的想吐什麼出來,只是大口的吐著氣罷了。
接著,開始不斷的啜泣。
努力的掩飾著哭聲,想止住眼涙卻不斷有一股股無法形容的情緒湧了上來。


情緒失控,這是給予説謊孩子的一種癌症。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