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一句的刻下傷痕

am 11:11

看著它響,終於,沒有忍受的空間
接起它,開始了一長串的謊言
我知道我沒有多的選擇了
親愛的教官,你不懂嗎?
我的選擇不是退就是請,而我的謊言讓我請不了

學生證這個東西,媽咪一直在跟我要
我生不出來,只能不斷的説著在她回家前想好的謊
她的話言猶在耳「我要去參加你的大學畢業典禮哦~」
我笑著回説有什麼好來的,她卻不知道為了這句話我壓了多久
我想實現妳的願望,
然而現在我卻不知道有什麼方法能讓自己畢業
我不能就這樣逃開一切,做出任何會讓媽咪蒙羞的事


家族的人都在「關心」著,我只想説聲去死吧你們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