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暗

pm 02:28

窗簾緊閉,依稀看得見外面的光亮
環視著昏暗的家裡
這個家很正常,自己的心理状況卻很不正常
可以假裝一切都沒事多久?
連我都在句尾加上個問號。

也許是厭煩了説謊,我連話都不想説了,連笑也是一種負擔
電話隨便你響吧即使我擔心的是下一秒對方掛斷的同時會打到我爸那裡去
總是被你們打來的電話強姦我的耳子
下一秒査看是老媽打來的
接起來,轉掉低頻的聲音問著「幹嘛~?」
啊,多愉悦的聲調

我該慶幸我沒有一丁點機會去染上任何惡習
但我想我是真的對於腦袋清醒這種事很苦手
想失去理性卻沒有地方能讓我這麼撕毀自己


沒人能理解躺在床上會突然坐起來狂打自己巴掌説著快停止思考的這種人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