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第五話】殺人予告…!? 魔王に届く赤い封筒

真的是…毎次看完心裡都揪很緊,
接下來不妙了!
我被這股黑暗氣息給征服的連大野不説話我都當他是成瀨領了(囧)

魔王真的很衰!
下一集除了跟奧運開幕撞到時間之外,接下來又會跟有日本出賽的棒球賽撞到…
靠!接下來收視不就會一直慘兮兮下去?!
拜託!
至少要撐一下千萬不要比白目戀空還要低啊!(←喂!)

今天呢,有名場面!

這一副要人親他的臉,搞什麼這是在誘誰蛤!生田斗真!



沐浴鏡頭第二彈!
我喜歡鏡頭take到大ちゃん胸膛起伏的部份,好有真實感~

答答萬歳!←喂!

接下來進入正題:

「寶劍,含有強烈的愛憎,也暗示著會出現無法避免的變化。」
這次領直接給了直人紅信封,
我對しおり解釋的那句『含有強烈的愛憎』很有興趣!
是對直人的忌妒?!
因為自己刻意引導的關係讓しおり跟直人也一樣走得近,
雖然一開始是自己在利用しおり,
但對於從沒在自己身邊出現過這樣的女生,動搖了啊這個要復仇的男人!



「姐姐很好哦,領」
其實剛開始我以為是真中友雄殺害了真正的領,
不過看到這裡安心了一下。
用這麼和藹的臉對真正的成瀨領報告姐姐的近況,
我想當年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才讓友雄去取代了領。



這集前半部份就這個地方最讓我緊張,
原本我也以為領是在跟山野講電話要碰面的説…結果沒有!
直人去跟蹤山野,然後GY記者跟蹤領!
連去醫院的時候,GY記者都跟隨他偸拍照有沒有這麼煩!



「再透露一點吧,我們不是伙伴嗎?」
「一無所知有時反而是件好事,即使如此你也要知道嗎?」

這段山野抿唇的感覺,真的一看就知道是個膽小如鼠的人…(笑)
最後用重疊的方式讓人感覺就像是他們面對面對話,
讓人感受到領是直接給予山野壓力一樣,
平靜的聲調卻讓人感到害怕,魔王啊!!



「在幼稚園大家都欺負我,媽媽是殺人犯嗎?」
「快點把他抓起來啊…抓住那個人……」

そらちゃん把領當哥哥看,一看到他來也馬上衝向他的懷抱,
當そらちゃん的涙水就這麼落在他手上的時候,
領就是沒算到這裡才會如此動搖地感到難過,
沒想到會因為他的計劃而傷到一個孩子。
多痛心這個地方。



我只是單純的喜歡這瞬間,存在於這個空間的氣氛讓人感到寧靜。
領也是吧,這難得平靜的瞬間。



しおり:「我想阻止那個人,他一定也很痛苦在黑暗的隧道裡掙扎著。」
しおり:「他也一定希望有誰能拯救他。」

想伸出手的瞬間就已經來不及了,領根本很難去控制自己的感情,
しおり用她的善良跟温柔讓領傾心,對領來説…
她是天使也説不定?



「已經…停不下來了…」
我記得我前面説過,
領的復仇從十年前就開始策劃,
用這麼長的時間和月來交換一個復仇機會,
一但開始實行又怎麼能停止?
魔王最大的失策就是沒想到自己會對於一個利用的人動情。



直:「欸?為什麼會是你?」
領:「她現在睡著了,所以我幫她接電話」
直:「什麼意思?」
領:「就是那個意思。」

厚!我超喜歡這段!
前一幕領看到來電顯示直人時那複雜的感覺也好棒!
完全不説明白就讓直人想什麼就是什麼,
讓隔天跟しおり碰面的直人想問也不知道該問什麼,
『我有權過問這麼多嗎?』的感覺!
展現了男人的佔有慾,吃醋了啊~領~(笑開懷)



一副很想跟しおり説出實情的樣子,讓我小小緊張了一下,
才第五集,我不想魔王這麼快就露陷兒!
從在醫院照顧しおり的時候,領就一直在思考著什麼呢?
打算全盤托出?
我還是覺得しおり不是那個真正的那個能拯救領的人。
直人,這個唯一明白事情來龍去脈的人才能帶他走黑暗。
しおり也只能是他短暫的避風港罷了。



事情的真相讓我好震撼……
無論是誰的片面記憶都無法看的得到的死角
這真的是只有直人、只有當事人才會知道的真相。



「到什麼時候你才能相信我?11年前你也沒相信過我吧?」
「拜你所賜,我才被判定為正當防衛而無罪釋放,但我不希望變成這樣。」
「我只是希望你能相信我。」

面對無論是11年前還是11年後都要求自己照他話所做的爸爸,
直人説出了一直以來最想説的話。
11年前,直人是想説出實話『是他在倒下時不小心被刺到的』卻被爸爸攔住。
這一幕我的確受到斗真的感染而哭了,事後卻為直人這段話感到失望。
在意的是希望爸爸能相信自己,
就算是不小心為什麼不能去向當事人的家屬道個歉呢?
對於受害者來説,
加害者完全不聞不問還反被別人一口咬定是自己逝去親人的錯。
這樣扭曲了的事實誰能受得了?!
不要因為自己是被逼的就説當初如何如何才沒辦法怎樣!
我知道你長大了,不會再逃避了,
但傷害都已經刻下了這麼深的傷痕來得及嗎?!



直:「我一直都相信人性本善,犯人一定也是這樣的,但卻因為我害他變成了壞人。」
領:「請不要放棄,直到最後也絶不能放棄,請你一定要盡快逮捕犯人。」




領的姐姐…
這樣沉思的樣子讓我覺得不太妙…
是感覺到自己的弟弟不一樣的地方?
還是意識到了對方似乎不是那個親生弟弟?
留了好多伏筆我心好揪!



GY記者真的很不知死活!
模仿了領的手法寄塔羅牌給他,
對方可是魔王!想早死也不是這樣子的GY人。
略過這個GY記者,領受驚的樣子我RE個千遍也不厭倦,
感覺被設計了的魔王因為太難得有這種臉反而更吸引我…
大ちゃん你真是身藏不露蛤你。



「當年的工友説『那兩個是一起住在那裡的,事故發生後第二天我問了友雄另一個朋友呢,
 他確反説『友雄已經死了,我的名字叫做領』。」
「如何?成瀨律師…不…真中友雄先生。」

囧!!!!!!
我整個好不知所措!
看看這些警察多沒用!一個記者就輕易的把所有事情都査了出來,
果然一個小小年紀十七、八的少年怎有辦法把所有事都處理的很好!
我最不能理解的就是,
記者既然査到這裡大概就知道友雄為何會這麼做了吧?
既然這樣他們不就應該是同為想對付榮作的同陣線隊友了嗎?
擺出這種賤臉到底是想幹嘛?!

還有,這集還不死人嗎?
都已經過了一半接下來還有一群該死的人沒掛是要怎麼辦?(眾:阿凱妳變態嗎?)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