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第四話】目標魔王,開啓的地獄之門

這集,
著重在直人的身上,同時也一次交待了很多事,
是因為只有11集所以才這麼趕嗎?

比起第四集,它最後的第五集預告讓我好期待第五話!
第五話的領情緒起伏好多!我好期~~~~~~~待!
大ちゃん能出演魔王真是太好了~
完全滿足了大野飯的萌心!
雖然舞台劇裡也有不一樣的大ちゃん,
但畢竟那是一鏡到底中途還能隨意歡樂一下,
這樣纖細地完全變成另外一個人,面貌多樣化還是頭一遭。

換了脚本之後,被虐的人似乎也換成領了…
我這份既期待又興奮的心情誰能明了?!(S派?)

不能讓觀眾感覺領是真的完全平氣,而是要讓觀眾感覺出領在壓抑著情緒去説話的感覺。
大ちゃん説,領最讓他感到困難的地方在這裡,
因為很難,所以慢慢的連平常時間都會下意識的去進入状況。
囧!大野さん!請不要在平常時段進入魔王状態好嗎?
所以7/28的宿題君你的背才異常的挺直嗎?!(誤)
還有,以你身上的肌來説,只剩下40幾公斤真的過瘦了,
這樣不就跟錦戸君一樣是個只剩肌肉的瘦猴子了嗎?(by阿恰)

講一下讓我感受到「啊!是大ちゃん!」的瞬間。

這個!我在平常有看過你這個樣子蛤大ちゃん!
充滿疑問看著小女孩的樣子怎麼可以這麼可愛的嘴蛤!


接下來請尋隱形人入場:

直人…
過去這段時間似乎是刻意的去遺忘這段回憶?
因為過於受到衝擊,所以下意識的去排斥這段回憶。
當一切都串連在一起後所帶出的真相,才會讓他如此崩潰。



「我真心希望你能節哀順變,因為我也體會過失去至親的痛苦。」
毎場仇人葬禮都來,又毎次都丟下這樣的話,真的是…
領!你囂張到就像玩弄子民的神一樣,
不過這次在火葬場外那一臉壞心的樣子被不知名人士給拍下來了哦~
我整個心”噔!”了一下為你感到擔心了。
雖然心裡有個底是新角色池畑拍的,但是…説不定我又被編劇給耍了呢?



「我並沒有當警察的資格,我一直忘記了…我是個壞人,是個無可救藥的人。」
無論是從第一集拿著刀時不知所措的樣子、到現在他所説的這句話『我一直忘記了…』
就是從這些地方,讓我覺得直人有遺忘他誤殺英雄的那段回憶。

就連領,也必須用不斷的追蹤、回到案發現場,
在七月四日去拍直人的照片來不斷提醒自己的恨意,
才不會讓當初的仇恨與悲傷被時間來沖淡掉,
領是時時刻刻在提醒著自己才不會讓事情事過境遷,
直人就不一樣了,想封閉這段回憶都來不及了更何況要隨時地提醒自己。

我突然覺得宗田的存在很重要
光是從第三話那裡直人的爸爸什麼屁都不放就給宗田錢這點就很可疑了。



「成瀨さん,事實上你是惡魔不是嗎?」
「我絶不放過芹澤榮作!我想要復仇!」

周刊雜誌的記者,池畑。
在樓梯間跟領説的話瞬間讓我嚇到了,
領那心底一副『被抓包?!』的樣子也感覺到了!
這個新角色感覺得出是個不簡單的人物。

領啊,既然暗室裡有這個記者的照片,
所以關於他基本的事是有所了解的吧?
到底要怎麼讓池畑去下手這點我感到很疑惑,
很明顯的這個人並不是容易被人操弄傢伙啊。



「你一定很傷心吧,朋友死了真的是很痛苦。」
「山野!你要我做什麼?不管什麼懲罰我都接受。」

「你真的是個很壞的人,理所當然要接受審判,盡可能地,受折磨吧。」
欺負人的一方,永遠都不知道自己給對方帶來了什麼樣的陰影。
看到前一幕山野被直人抓住手腕時那害怕被打的樣子,就覺得心酸。
以前,中學的時候自己對於討厭的人真的很壞,
所以我現在也是遭到報應了吧…常常這麼想著。




「把刀給我,我不想讓你被那些傢伙給毀了」
山野唯一的朋友,英雄!!多麼温柔的一個好人!



「對不起…英雄…」
山野回憶起英雄的這段,是讓我毎看必哭的地方…
為了自己挺身而出卻目睹英雄被殺害,
也許對直人和當時在場的其他三人來説是誤殺,
但對於山野的回憶片段來説,那是真的殺害。
對於弟弟遭殺害時的真相,我想領應該是從山野這裡得知的。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拼命努力、誠實並正直生活的話,也許有天神會原諒我」
就像第一話時我所説的,直人過於熱血到似乎想蓋過什麼事一樣。
直人向しおり坦誠自己的罪過,
這個場景感覺就像是在教堂的告解室一樣,以告解來祈求上帝的原諒。



走向苦痛之城的人,請通過我
走向永世淒苦的人,請通過我
喪失靈魂的來訪者,請通過我

去査了一下,地獄之門最上方的沉思者,就是地獄之門的審判者。
領就像是沉思者的存在一樣看著毎個他認為都該下地獄的人。
直人説對方是想將他綁在地獄之下,
但被囚禁在地獄之門的看管者…從更早的時候就已經在那裡等待了不是嗎?
可悲的領。

有個畫面我覺得很有意思,
就是在切換地獄之門和しおり的時候,讓しおり以手壓住了那扇門。
しおり是一切事情的關鍵點?!



看來這段愛發展定了!(笑)
這樣後面領會愈來愈糾結,我好期待!(S)
領講了一個故事給そらちゃん聽…
「妹妹在隧道外面一直等不到哥哥出來,最後,妹妹到底會不會去救哥哥呢?」
連講故事也有另一個意思,我真的很受不了你欸成瀨領!



「そらちゃん並沒有説謊,你想強逼著她回答你嗎?」
在直人用計讓そらちゃん認山野是不是帶走她的哥哥的時候,
領一直在後頭露出擔心的神情,果然還是會擔心,
畢竟還是小孩子,口風鬆緊度拿不準!



山野:「そらちゃん,如果有人問認不認識我的話,要説什麼?」
そら:「不認識」

放這張,其實有一半是為了そらちゃん因挨不起直人一再詢問,
所以轉頭抱住對她來説如大哥哥般的領,
這樣猛然一抱讓我萌了一下,領那個驚了一下的樣子也很棒!



什麼東西啊突然這麼可怕!
那個眼睛到底是什麼意思?
好突然的驚嚇,到底是怎樣?誰在怨恨山野?
連第四話官網的關鍵字裡面也沒有做解釋!
厚!西川さん!我搞不懂搞不懂啊!!



「妳覺得妹妹妹為什麼會猶豫要不要去救哥哥?」
「因為隧道裡太暗了?」
「不,是因為妹妹希望那個老欺負自己的哥哥可以消失。
 但當哥哥就真的沒回來時就覺得是自己的錯,所以自責了起來。
 愈是出於好意的關心,便會滋生出更多禍端。」

一個童話故事,
不同的人觀看就會有不同的想法,
領,連這種地方的思想都扭曲了,
是在針對しおり的幫忙?
還是暗示著英雄為了幫助山野而造人殺害的事?

連這種地方…也是故意安排的嗎?
為了配合『哥哥進入隧道』的故事内容?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囧!那也太太太過於細心了吧。



「今後希望您可以健康地活下去,不要落魄了,要比現在還要更加地去犧牲他人,
 請您牢記,無論何時何地,我都在觀注著你的兒子和你的家人,
 並期待著某一天可以再重逢。」

榮作請了領來當他的顧問律師,等於是引狼入室。
11年前的男孩在成了復仇之鬼後回到了芹澤榮作的面前談笑風生,
在那張平靜的笑容底下,藏著的是累積11年廣大的復仇計劃,
領的腦子裝了的東西真的是難猜透。
要是大ちゃん就很好猜了←我們現在要針對成瀨領好嗎?



「既然你同意當芹澤的顧問,那我走到這一歩也是不得已的,
 要是我調査起來的話,你一定也會有一兩件麻煩的事對吧?」

領明明知道池畑要他別去當芹澤榮作的顧問律師,但還是按照自己的計劃去進行了。

就説了池畑不是簡單的人物,他這張並不是瞪著領的事務所,而是盯著領的住家。
暗室裡的目標人物要反擊了!
怎麼辦呢?領!



「你也不要太相信直人,他也只不過是個殺人犯。」
「那只是個意外。」
「才不是意外!殺人的時候不是親眼看見的嗎?」
「是意外…」
「……是他叫你這麼説的吧。直人的走狗。」

宗田似乎是最清醒的人一樣,説著直人是殺人犯的時候,
而葛西卻迴避了宗田的視線説著那只是意外。
很多的説法都不一樣,到底是誰的大腦自行去製造了假記憶?
就像假催眠一樣,當一件事説久了到最後連那件事的真假都搞不清楚了。

但無論是誤殺還是殺害,
領所追求的應該都是推翻假真相的「正當防衛」
我用我的方法來追求當年的正義,讓當時在場的人和榮作知道錯的人到底是誰。



直人追査到了英雄的家裡,卻得知英雄的媽媽也因為自己而往生。
唯一的線索就是英雄的哥哥‧真中友雄---死亡!!
這時候有讓友雄的死亡證明跟領的臉重疊起來,這樣的表達方式挺不錯的。

領,該不會是從當初去找榮作時就打算像這樣徹底的變換身份了吧?
年紀小小就得自己一個人做這麼多的事,多孤單的一個人。



這段讓我驚到了。
這個女生,是成懶領這個人的姐姐,跟真中家是沒有關係的。
優香温柔的像天使一樣。
如果領不是被收養的話,就是偽裝成她的弟弟,
但失明的人聽覺是更敏鋭的,姐姐到底知不知道這真是她的弟弟,還有待觀察。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