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第三話】暴露的原貌,與愛交換的復仇

第三回除了人心黑漆漆之外連畫面都黑掉了,
眼神在魔王一劇之中何等的重要,
尤其是魔王動搖的重要時刻,我不懂那畫面在黑什麼。

感覺第三話已經沒什麼喘息的空間,好緊迫!(拿氧氣罩)
除了故事内容外配樂真的很棒!
果然待過醫龍的就是不一樣,詭譎氣氛與震撼力十足。

這集裡面…
我有強烈質疑的部份,請注意一開始直人去找しおり的雨中畫面,
明明就在門口,しおり還拿著雨傘叫人家請進…
就一歩的路程也要雨傘?會不會太大費周章?


接下來,請尋隱人入場:

一開始的時候,真的是被大野智的演技給騙的死死死的。
那一個眼神一個鬆口,讓我真以為領怎麼會冒這麼大的風險跟小孩子串通,
到最後原來是那個曾被中學四人組欺負的山野給帶走的。
我就這樣被騙到中途才恍然大悟,前川さん,我佩服你。



沒想到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大ちゃん的後照鏡視線…此生無憾了我(合掌)
重點來了,
放話説他開車會撞死人所以沒去考駕照的大野さん,是怎麼有模有樣的坐在駕駛座上?
眾説紛紜的結果…
嘛!不要糾結這個問題,只要能看到大ちゃん這身姿態就要滿足了。



在那段領的車内對話中,
領知道小孩禁不起追問,所以不著痕跡的插入話題,
最後領放了「Over the rainbow」的音樂,
連車内都有可見領内心對家人的思念是時時刻刻的。

在しおり面前,
領會不經意流露出温柔的表情或是在其他地方看不到的表情,
和她在一起時當然會有在算計中的部份,
但我相信還是有領意料之外的情緒産生,必竟他還只是個人。



「都是我判斷錯誤才會害死了陽介」
如同第二集尾,
領前去飯店所給予的警告一樣「不要因判斷錯誤而遺露了最重要的事」
最後直人還是來不及挽救陽介的性命,
直人在中學好友逝世後,滿心存著對真兇的恨意,而被中西さん要求退出調査小組。



「這麼年輕就被奪走了生命,想必很令人感到心痛吧」
總覺得領所説的毎句話都存著另外一個念頭,
比起你的朋友,我的弟弟在中學時就被你給奪走了生命



動搖
領還是無法成為真正的魔王,
寄給しおり塔羅牌之後,因為利用了她而感到自責?
也許在給しおり塔羅牌之前,領也是糾結著的,
但11年,11年累積下來的怨恨怎麼能就在這裡被打亂了計劃。

在這裡有個疑問,
しおり從女帝牌裡讀取到了有關山野中學時的記憶,
而領自然不可能會有山野被欺負的記憶。
既然山野跟領有關係,那麼在寄給しおり之前是有給山野觸碰過也不奇怪。
因為領就是在利用しおり的能力來做所有犯罪的連繫。



「這起事件,只能説是事故,因此,我將以正當防衛為她辯護。」
來了!正當防衛四個字又出現在直人的耳邊。

直人在成瀨的事務所裡撞見了新谷,
在他帶回新谷回警署做筆録的時候,
領主動提出了「我來為妳辯護」
『蛤?!又是你?!』
從這時候開始直人就徹底的對領感到不爽了吧?
連續兩個殺了他重要的人之後,又無法將殺人者定罪,
從這方面來説,成瀨可以説是阻饒他辦案的妨礙者。



「那就請你抓到真兇,這樣針對我們也於事無補」
「只假住委託人的利益就好嗎!?這就是你的正義嗎!?」
「那你的正義又是什麼?毎個人追求正義的方式都是不一樣的。」

直人的正義又是什麼?我也想問問。

領老是説些擁有第二層面的話,
他的所作所為,在旁人看來是邪惡且罪惡的,
但對他來説,
在11年後向所有人討回當年的真相,
這就是領所追求的正義,為家人。



「我恨那個讓我殺了人的傢伙」
我幫助你們除掉心頭之恨,再幫你們脱離牢獄之災,但相對的,你們要幫我除掉那些不公的人。
一直以來,
認為自己也是在幫那些對目標有仇恨的人連帶復仇的領,
卻得不到新谷的支持反被憎恨,
這對他來説等於就是反對了他的做法、推翻了他的想法。
讓領為此感到了第一次的罪惡感。



「我感覺到被惡魔給利用了,惡魔…就在我的身體裡」
在教堂内看見哭泣的しおり,
即使於心不忍,也只能繼續做下去,
長達11年廣大計劃,一但開始就不可能有後路。
這計畫之中領自身的冷靜和神的視線是很重要的,
真正的成為魔王才能走到最後,
但領和需要利用到的人走太近了,
怎麼可能不被影響到?



所有的事物交會融合,牽一髮而動全身…
對過去罪惡的償還…
寄件人也許是要我成為死者的代言者…
因正當防衛,宣判無罪…

在巧妙的安排下,領讓直人崩潰於回憶之中…再次見識到領縝密的思想。
一切的一切在這一刻終於攤在裡串連在一起,
しおり所收到的女帝之牌,喚回她11年前的記憶,
也將直人帶回過去的中學,再次重演那段想擺脱的記憶。

斗真很棒,陷入回憶時的演技我想可以堵住某些人的嘴,
直人並不是只有熱血的部份,
在他熱血的情緒底下是有刻意隱瞞黑暗思緒部份的。




『這是贖罪,你該明白的,芹澤直人。』
領,不避諱的要讓直人明白一切事情的源頭,
在這場復仇計劃中,也以神的姿態透視著所有人,
居高的姿態看著底下的人,也就是直人,
讓他一個個的失去重要的人、
為自己未曾受到的制裁而感到懊悔,
也為11年前的事而痛苦著。

但領能明白的,在11年後的直人並沒有全身而退,
他也同樣為此感到痛苦,和領自己一樣,都是被過去給綁住的人。


領以悲傷的方式變成了復仇之鬼,
而直人用扭曲的真相逃開了罪惡。
沒有人能逃開這11年前的事件,
扭曲的正義終究要有人為此負責。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