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第二話】背叛的圈套…分裂的父子

07/18-AM 03:04

第二話依舊緊張刺激,
配樂上很到位啊!很有戲劇性!
渡邊さん!!你們太棒了!(拍手)

基本上,我很少被日劇耍的團團轉,
除了我看的日劇並不多之外,接下來的發展都滿好猜的。
哦魔王,大野智我搞不懂你啊!!
我看你玩弄斗真玩的挺快樂,山大G的眼角都有涙了(違)
改變一下方式,我要先貼名場面,就是俗稱的萌場面(誤)

一、與老空一同飲恨的呑雲吐霧假動作PARTⅡ

單單只有手勢也如此秒殺,看看這男人多罪惡!
來日方長!我就不相信等不到真正的呑雲吐霧!

二、

「你知道百合的花語嗎?純潔…無瑕…是聖母瑪利亞的象徴」
大ちゃん平時説話的時候聲調偏向很沙沙的喉聲感,
情緒一來還會偏高又破音(?!)
但唱歌的時候不用説是一級棒的歌唱拇指萬打也不!!

大ちゃん在魔王裡説話時聲線很温潤,尤其在第二話最後一句台詞…
雖然背景音樂加上大ちゃん的説話方式讓我半夜很毛!可是我愛聽!
有需要帶回家?短短幾十秒應該是不用的吧!
註:中間女聲的回話跟中間過長的女鬼聲我拿掉了。

三、藝術家的手指

看看那用小拇指托住酒杯的樣子,
我一直很喜歡大ちゃん的手指,
細長又漂亮,偶爾還會有男人筋出現(蛤?)
之前看過他拿煙的樣子,
和拿酒杯的樣子一樣,都是用指尖去掌控。

四、姑娘的酒窩,笑笑!(誤)

説起來圭くん並不是我愛的嘴角類型。
但就這麼默默的被他勾走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這部裡面,他跟吉瀨美女是情色擔當哦(靠)
第一話證據請點我看圖,第二話的部份心得中會提到!

【進入正題,第二話心得】

這樣的截圖方式,有沒有一種魔王附身的感覺?
大野智你真的讓我毛了!



「天使只是外面的人隨便給的稱呼,有時候,我也是會變成魔王的。」
領明白榮作凡事以利益為主的性格,
所以,以這種不著痕跡的方式,讓榮作把他當利用對象招攬他為他做事,
不過呢,我比較好奇的是…
身為熊田さん的兒子,怎麼沒有出現?!
好説這友情出演也去一下爸爸的喪禮瞪一下領嘛…(怨念)



在喪禮上,表面上不動聲色的領,底下卻是緊握著恨意。
在英雄被直人誤殺之後,只剩他和唯一的媽媽,
在熊田帶著一份囑名芹沢榮作的奠儀出現在喪禮上之後,就只剩下領一個人。
芹沢家奪去了他的全部,11年後他回到這裡也將奪去芹沢家的一切。
唯一能即時發現的人,只有直人一個,領也只給予直人暗示。



「回憶是無可取代的東西,要好好珍惜。」
領,對於家人僅存的也只有回憶。
但是,他對直人所説的意思,應該是要讓他想起那段不願意回想的回憶吧?
在説這句話的同時、還有當下領在看著其他四人的場景,
在他的背景裡都會出現紅光的照明。
對於表情變化不多的領來説,
紅色的出現就代表著他此刻的心情是存有仇恨的。



我很不明白領為什麼對しおり有這種恨意的表情,
如果是直人那掛的為什麼紅色房間裡沒她的照片?
單單只是利用的話那這種表情也太……怨念了吧!
難不成關鍵就是一開始しおり的那句「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是這樣?!
厚!誰來給我解答!?



到底是做大生意的爸爸會受人怨恨、
還是做討債工作的親友會受人怨恨?
收到塔羅牌的直人,他的判斷從這裡開始出現了錯誤。

順帶一提,MAN TOMA好萌(喂!)



「媽媽,又到了百合花季節了哦。」
比起正面的悲傷,我更喜歡這樣拉背的場景。
領的身影存於這悲傷的幕園裡,
想見家人時只能來到這裡和墓碑説話。



しおり真是少女心!
因為想去窺探喜歡的人的心情,所以摸了早上領才摸過的百合花束,
但領留下的強烈意識是他母親遺像前所放置的百合花。
並沒有早上讓領微笑的美麗回憶,有的只是強烈的悲傷。

第一話的時候我以為しおり的感應能力是:
前一個人碰觸後,她可以從那個物品中明白前一刻發生的事。
不過…看到第二話才發現並不是如此,
而是碰觸過的人中擁有最強大的意識時,
就能讓しおり窺探得到對方當時的心境。

比起直人想找出線索的意識,領的復仇意識更為強大…我是這樣認為的。



可愛少女心與温柔派律師,
看看這瞬間的世界多美好。
灰姑娘的十二點---
真相到來的時刻我不忍心看到啊!(重槌牆壁被鄰居抱怨)

很多鄕民對少女有所批評,不過我還滿喜歡她的,
大大的眼睛笑起來多可愛你看看,會想呵護呢這型的。



來了!濃厚擔當!
之前提到我不太喜歡日劇的蜻蜓點水,
結果現在就來個濃厚的場面看得好害羞~

B‧U‧T要在這裡出現一下,
在麻里摸葛西的臉之前,可是在煮菜又摸生肉的哦!
完全沒擦手就撫摸…不就有腥味又黏乎乎?
(眾:靠!這不是重點!)



「疲勞是導致判斷錯誤的原因之一,偶爾也要好好休息一下,否則會忽略了真正重要的事。」
領已經在暗示直人他的方向錯誤,
這樣胸有成竹的算計對方又囂張的不斷丟出提示…
就某方面來説領真的很讓人火大!



『月亮的意思是等待,現在因為身處夜裡所以感到非常地不安,所以等的著黎明到來。
即將會發生神秘的事件,但你對這件事感到無能為力,它,會造成巨大的混亂。』

一個奮力奔跑、一個悠閒漫歩,
形成對比的兩個人有的是完全不同的心境,
領,操控著直人往他所要的方向邁進,
流露出的微笑就是計劃完成的象徴。



「今天已經沒什麼事要做了,昨天傍晩的時候都做完了。」
所謂的事,指的就是跟復仇相關的準備吧。
前一刻我還在以為領就是帶走小女孩的那個西裝男,
結果下一秒他就出現在しおり面前説要幫忙教會的義賣…
嘖,我被耍了!可惡!



已經是第二次了,在領的後方出現十字架,
是心底的懺悔還是到了神之境界?操弄著所有人。

領總是一次次的給予直人提示,
身為警察的直人,
如果能再更敏鋭一點,不被眼前的事物所綁住,
他應該能察覺到領不斷釋放出的暗示。
一切都與11年前相關連…如果你將回憶重新審視的話。

領自己本身,我想他並不覺得他做錯了什麼,
他也許認為自己是把扭曲的真相給導正回來,
讓那些扭曲直相的人不斷地重演悲劇後,
讓直人最後為當年獲判的無罪付出最大的代價。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