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遊記】2008.0704~06 - 楚楚、威可、凱凱

2008.07.07 PM7:45
已經有很多次沒打遊記,這次,來打一下!

時間:
7/4(五)凱凱早上六點出門八點半與威可相見再往台中十二點半與楚楚重逢(蛤?)
7/5(六)二十四小時不分離(靠)
7/6(日)下午四點跟楚楚分手晩上七點半和威可分手,九點半回到家。

住宿:假當地人陳楚楚在台中市假三芝的租屋處。
遊玩:逢甲附近加大學、東海附近加大學、台中公園、中友、一中街、夜唱…其它威可交給你補!
行李:威可一小包,我帶運動員用的一大包…靠。
花費:九百不到,有沒有很厲害!

重點解説:
●台中廁所好多,台中人=頻尿人?
●三年待台中,楚楚依舊是個假台中人。
●威可飽受鼻子過敏之苦,不斷打呼我很苦惱。
●第一天威可就到大便,可是撿到錢的是楚楚。
●楚楚絶對是「睡神投胎來的」
●不斷的走走走我整個有鐵腿現象,這是減肥之旅啊!
●楚楚便秘之謎解開,那棟房子有便秘魔神,誰睡誰遭殃!
●楚楚被封為歌王、威可是台語界的哭腔人、凱凱一直沒變都是嘶吼路線。
●其實我有自覺睡覺的時候有恩啊幾聲,但絶對不是夢到小雞雞(爆)
●人生中第一次夜唱好歡樂,五小時250划算,根本是HIGH咖三人組嘛這個。
●楚楚睡姿豐富,頭轉90度難不倒,睡死程度連我跟威可在旁恥笑她都沒反應(囧)
●威可親眼見我被青苔打滑還「哦!哦!」的跌兩下…她笑到無法自己我可是糗到爆!
●同為上述事件,當時跑過來趕著一起合照的楚楚竟跟我犯了同樣的錯誤,妳也是蠢蛋一個。
●威可總是精神最好的一個,當我跟隨楚楚睡死之後,威可永遠是獨醒的那個,蠻牛幾瓶蛤太太?



到底為什麼威可一小包我超大包到現在還是個謎………
厚!對!威可沒有帶毛巾跟盥洗用品!
楚楚還恥笑我太誇張,才不會勒!!
不能因為只住在外頭三天二夜就可以三兩下打發自己的衛生!
光是第二天沒洗澡就睡覺造成我半夜大恐慌翻來覆去,這就是報應!(屁)

老樣子只要是二人組以上的出遊團,
我們三個可説是掛保證的固定班底。
然後我一定要怨念幾句,
如果台北是有風型炎熱,那台中就是沒風型悶熱!
阿君!我可以理解妳在台中熱到濕内褲的情況了。
小看台中悶熱程度的人,小心會中暑昏死在路邊。
因為天氣太悶熱,俺無力拍照,造成這次照片極短缺,現在我嚴重的後悔了,幹!
沒辦法用圖片分享回憶給你們,只好用萬字文章來表達(並沒有)
第一天:
因為我提早40分鐘,7:20就到了台北車站,
所以擅自從地下街自己走到九號出口的國光客運。
因為上面寫往基隆,直視前方又沒看到新光三越,
就直覺認為我走錯,又走回台北車站跟小七店員乾瞪眼。

事實上,我是走對地方,
還遠遠超過跟威可約好的南一門,
旅程尚未開始,我已經滿頭大汗。
厚!威可!都是妳説我走錯路了!
(威:是妳自己妳走錯的!蠢蛋!)

買票的時候對於台北台中竟然只要一百覺得很驚!
還有個藍緑色的媽媽在不爽她有票卻沒位坐的事。
(正位的在規定時間沒上車,所以就變成補位的人的坐位)
結果等我們上車之後,竟也發生一樣的事,那兩位小姐還很硬的在車上理論著。

小姐們:「這是你們公司的問題,我們有預約你怎麼可以讓補位的人上?我們又沒超過發車的時間!」
司機:「是你要早點來排隊,我也是等了時間才讓補位的上車,你現在要我叫人家下車他們願意嗎?」

暗地抨擊的凱威兩人:
「預約了不起哦?一上車就要人家補位的下來,自己不能早到就不要約這麼早的車,
什麼不是叫人家下車的問題,你就是要人家下車啊還什麼問題勒。人家都説你們坐五分鐘後的加班車了又不是説不給你們車坐,神經病還在這裡拖大家的時間不肯下車,還硬要去搶留給下一站的保留位,擺架子又耍潑丟不丟臉蛤賤婦。」

等楚楚的時候,碰到了一個長得不錯很中性又健談的女生要我們做問卷,
生涯21年從未填過路邊問卷的俺,竟在台中把寶貴的第一次給了她。
還歡樂的聊了一下,相較於威可的假資料,我可是給了她最真實一切(爆)
果然,我還是比較喜歡這樣的女生(欸?)

台中感覺什麼都很大,不過天橋就絶對不大,還滿矮小的。
楚楚住的地方,簡單來説,就是市區角落裡突兀的老人住宅區。
真的很奇妙,在市區中居然有一條這麼長又連結很多路的小巷子出現,
感覺就像是在台北市發現老梅一樣的奇景。
這個女人,住在沒有電梯的五樓,光是抬行李我很遠目....

逛了一中街然後奔去逢甲夜市,買了吃的進他們大學吃。
邊吃邊聊了一些事,雖然不是聊心事,但在這裡還是要保密(笑)

後來晩上八點去了要夜唱的地方看,
因為其實只有三個女生,所以最後楚楚這個人很擔心安全問題,
還説要不要買殺蟲劑會比較好?
比起楚楚,我倒是很茫然的覺得肚子好餓然後等待的時間長到我想發飆,
威可我就不知道了,這女人總是一臉悠哉悠哉的樣子,心境上根本就是女版大野智
是在美樂蒂唱的,雖然一開始我總覺得在錢櫃或好樂迪會更安全點,不過沒車我們也辦法。
還好不讓人失望,包箱滿大的、螢幕也很大,就像在看小型電影,很値得!
只是這棟八樓以下的樓層……感覺上面惡的人不少(抖)
在夜唱區坐著排隊的時候(人很多,台中人很愛夜唱的樣子?)
這些人一直説我爆奶會為她們帶來不安全一直叫我把釦子扣到頂!
厚,我什麼料?不用擔心啦,要姦也要看姿色體型,又不是想摔角!
這天其實我只睡了二小時就出發來台中,結果半夜一點唱到早上六點還清醒就奇妙了。

楚楚一度唱到手勢都出來,有氣勢!高音也很有厚度!
音域最廣的就是這個女人了,有音準廣音域!是高手啊!
雖然這點從以前就知道,不過這人愈來愈高手,是想報星光四?

阿凱不用説,最愛嘶吼的就是這傢伙,第一個沙啞的也是俺,我完全不明白欸。
跟信有關的歌一出來這兩個人就轉頭看我,
有沒有搞錯我也沒有到只要是信的歌就亂搶mic的程度,你們就安心去唱吧!

威可一直都走治癒系,聲音原本就帶很女人的聲音,雖然沒有爆發力的存在,但是哭腔很適當!
唱起台語歌竟然阿凱跟楚楚拍手叫好,楚楚還哽咽勒!
【花若離枝】以後出去這就是妳的代表曲!
還默默被我們點唱了家後,威可!妳真是讓人催涙。

到最後離開前半小時,唱到沒歌點之後,竟然開始單純的看MV,
我跟楚楚還專攻賀軍翔的MV,
當然沒有點跟惡魔在身邊相關MV,我極度討厭這劇。

愛情合約影響我很深,
高職的時候還一時衝動把愛情合約外帶所有幕後跟花絮燒起來給了GY團所有人…
就是所謂的強迫推銷。
楚楚這個人其實我完全不知道她有愛上賀小美的跡象……
所以小美MV一出來,這個女人馬上尖叫説好帥的行為驚到我了。
你們都不知道嗎?!
賀小美可是親口説過他吻的毎個女藝人都是千真萬確打舌戰



第二天:
唱完回楚楚家洗完澡差不多7、8點就睡了,
雖然中間一度有清醒,清醒的時候還跟威可看了俺帶的阿拉真神系列,
不過後來我又睡回去,獨留威可用電腦…楚楚倒是一路睡到底。
第二次醒來還是朦朧之中威可早就醒來在用電腦(已經是下午二點)
還對意識不清的我説↓
威:「凱凱,你要看水果的新聞嗎?有大野智的緋聞。」
凱:「蛤?」
OS→你在説什麼啊?大野?那個大野智?
我想這是有生以來最殘忍的起床方式,真是太刺激了。
只能説,
赤西仁我還能無所謂因為一年多緋聞都是司空見慣的事,
但大野智十年淨身卻在這一刻逼出一個女人……恩。幹。
我要把舞台劇那片丟掉(喂!)

其實這天我只記得東海大學。
東海大學是真的很棒,在這裡讀書的人真好,氣氛很好啊這所大學!
而且工學院的建築會不會太有氣質?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那是文學院勒。
不過建築系……邊邊地帶……
怎麼搞的也跟其他地方差太遠了吧!
而且東海很妙,明明學校大的要死還不給個標示讓我們找不到大門,
風景很漂亮,台中不只酒店大!連大學都很大!
(靠!一定要拿酒店比?)

晩上回楚楚家的時候,看了金曲…
其實我跟楚楚都沒有看金曲的習慣,威可可以一直看真的很佩服,不會想睡覺?
那三人組竟然唱了絆,真是的,這首是赤亀專用的啊,●●●。

啊!這部份我欣賞陳楚楚!
靠!我這三天不知道欣賞你多少次了!
楚:「恩?!這些人誰啊?三浦春馬為什麼沒有來?!」
沒錯!為什麼最重要的はるま沒有來!他才是靈魂人物啊!
這種時候就很怨念J家勢力,搞屁啊。
看完金曲看了一下松潤跟大島美幸的一日約會,不管看多少次還是很蠢。

而且我傳了簡訊給啾啾……「妳在幹嘛?」
這個其實是很不負責任的簡訊,
因為我只是單純的問一下,並沒有想要接後續的意思(爆)
真是抱歉了啾啾!(土下座)



第三天:
逛了一個很大型的商場,我忘記是什麼地方,
好多遊戲不過需要的代幣也太多!是在吃我的錢嗎?!
我乾脆回士林玩還比較好!

啊!在第一天的時候楚楚他們一直強迫我去廁所,
好啦,台中的廁所真的是很漂亮,
感覺上變成廁所也是台中的觀光景點之一,不過老實説我還是沒什麼興趣。

還吃了我人生中最黏稠的肉羹麵,
用盤子裝都不會流出來就知道有多黏稠!
很有名嗎這家?感覺人很爆滿!還滿好吃的我覺得。

後來離開前先回楚楚家休息,
看了陰齒…真是猥褻……
啊!第二天還第一天?
我們有看巧克先生!好棒!
美乃滋怎麼可以這麼下流,雞雞電車最高!!

老實説我們回程的時候,因為我們是坐加班車,所以沒有固定位置。
威可坐我後面,我跟一個男生坐…
原本相安無事,不過一睡死醒來發現:「幹!我們會不會靠太近!」
凱凱可是對男性有所排斥的,整身連脚都跑到我這來了你是有這麼龐大嗎混帳!

我實在是有一股衝動想充當一下路上賤婦罵司機,
什麼叫沒有公德心?威可就不是故意的你大小聲幹嘛?
實在是一股心疼湧上又不知道該怎麼辦,周圍的人也是!
你們看屁啊!看人家擦地有這麼好看嗎?!

算了,講別的。

總之,這三天就安心的玩了一下、講了一堆事情,雖然沒有説不能講,
很蠢的還有意外的少女驚喜跟小小嚴肅的還有討論人家的……
咱們記著就好,打出來實在沒必要。

那麼,我純真年代的朋友們!下次再見!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