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神經病不是有潔癖


情緒起伏激烈,這不是我能控制的。
一到深夜就得努力抑制黑色咆嘯,這不是我願意的。
當我轉移話題時請不要再試圖兜回來,我拒絕談論。

思緒糾出個死結在胡同深處打轉,
不會有人想成為一個說謊的孩子。


最近不怎麼待在電腦前,原因就是前幾天說的‧新貨到。

凱弟偶爾也會來我房間睡,只是最近頻率變高了,
基本上無所謂,只要一切都是在洗乾淨的狀態下。
不太能接受有誰髒著身子撲上我的床,包括我也不行,
如果這麼做了,隔天就會發現我在洗被套床單枕頭套。

也不是絕不允許,也不會因此而生氣…
對於親友,限於像威可這等級的人物我可以很寬大,
當下真的沒關係,只是隔天我還是會做清洗的動作…
好龜毛、好麻煩且討厭的一個人(笑)

這種莫名整潔乾淨的習慣,大概就是從那之後造成的結果,
誤打誤撞的改變我的生活形態,所以說我該感謝他們是嗎?



不了,我拒絕感謝,但我倒是很想抓把鐵針插爛他們的雙眼。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