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靨


「這算什麼?那我呢?」

像是這類的情感就決不會表達給親近的人知道,因為很害羞,理所當然的吧這種心態。
雖然也想像一般少女一樣很坦白的任性,但用●眼想也知道我不適合這種路線。

看到的當下出現了那樣的OS。
其實我也想的,妳知道嗎?
怎麼說,這種吃醋的心情。

時間愈近我愈容易做這種逼我面對現實的夢境,
太過真實的情景逼的自己夢裡夢外得都再哭一次,
悶著的魔隨時隨地都想破心而出,我壓抑著,卻也為此感到疲憊。

再笑一次,或許就能多走幾步;
再哭一次,也許就在這裡停止。

大人們的一字一句只會加深那逃跑的慾望。
我還沒弱到這般愚蠢的程度,所以掙扎著承受那成年後所明白的世界是多麼真實且醜陋,
如同你/妳們的嘴臉一樣,令人作噁。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