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傷的衝擊

老人家就是愛忍,
我不得不怨念起台東的醫療有多落後,
接上來台北才知道爺爺生的竟是這樣的病。
老人家想回去,回去有山有海的美麗家園,
卻不得不待在台北的醫院度過剩下的時間。
這個如牢籠的地方,怎麼比得上台東的美麗自由。
看到爺爺如此地消瘦,真的是…不忍心…
在不久的以後,奶奶怎麼辦?

一直不想提這件事,不提還好,一提就落淚。
用時限去斷定一個人所僅存的路,有多殘忍?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