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Friends 第八話-最後の手紙

這件事原本要在第六話説的,只是第六話遲遲沒有截圖所以一直沒PO
在第五話的觀後感,有新朋友留了個我很喜歡的留言,
講的很好,所以我希望大家也去看看→Last Friends 第五話-衝撃の一夜

這次的觀後感,不是按照順序寫下去的,
除了友彦這跑去見老婆的臭傢伙以外(囧)
我想毎個人各別罵(誤)

然後!

這不就是跟我説愛我裡面廣子和晃次的名場面嗎!!
從一開始就覺得很眼熟,直到這個夕陽西下的畫面才想起來。
想截圖一下,但不知道哪個王八給我借去了到現在都還沒還我,
更GY的是我還忘記誰借去的!(崩潰)

對於亮ちゃん的FAN來説,LF會有看不下去的衝動。
但就像亮ちゃん一開始所説的「我要放手去演,不能讓觀看者對於這樣的男人有所憐憫」
只是演活了一個角色之後,觀眾就會有陰影!
我們跟J家有接觸的收視群還好,其他人收視群可就難洗去宗佑身影啊!

另外,
我有在看一部美國的女同影集the L word,為了她們小的有稍微研究一下。
LF愈往下看就愈覺得瑠可和tLw裡的Max很像,
所以想説明一下,也為之前我的想法做個翻正,
我開始思索著把瑠可定為女同性戀者是否是個不恰當的想法?

瑠可頂多只是性別認知障礙。
這種人在做心理輔導後依舊不能去認同自己生理的話,
最後只能用變性手術,來讓生理去趨向心理。
對瑠可來説,她是對於自己的性別與生理感到非常不舒服。
目前只是因性別認同障礙而生的性別躁鬱期而已
光憑這點,並不能構成完全地認同障礙。

有些人做了好幾年的心理評估後,
才能接受自己原本的生理性別或是得到醫生認可而去做變性手術,
瑠可才做多久心理的評估?這麼著急是很莽撞的。

在the L word裡,
像是Max,她就是最好的例子。
雖然中途變性為男生,但變為男生後,卻喜歡上男生裡的同性戀者,
他們也是會喜歡擁有男性身體的人,矛盾吧?

接下來進入正題,請尋隱形人入場謝謝。

我不覺得光看美知留幫タケル做便當就能讓エリ覺得他是接受美知留的。
一定平常多少也有察覺到,而這舉動只不過是個點罷了。
對她來説,幾乎是沒有男人會拒絶她,
タケル的婉拒多少會讓自己産生一種為什麼她可以我卻不行?的女人意識。



有話直説的類型有討人厭也有另人喜歡的,
「啊…我傷到你了嗎?抱歉,因為我這個人向來就是有話直説。」
這種講好聽點是既無知又直率,難聽點就是不懂得為他人著想。

另一種會在説之前用直覺去判斷會不會傷害到對方,這是温柔。
我欣賞エリ的就是這一點,
這也是タケル能和エリ交往這麼久的原因。
只是エリ最大的缺陷就是,絶不想讓人感受到她心底的寂寞。
部份觀看這部日劇的人,在這方面肯定是有共鳴的…對エリ的寂寞可以感同身受。

我一直覺得エリ的孤單並不是像其他角色一樣明白的被表達出來,
從發現友彦騙她、急於辯解與老婆見面的事,到發覺タケル的心態,
無論是在SH還是在外頭,
她總是扮演那個炒熱氣氛讓人開心的角色。
但卻讓她感到被對方的心排除在外,這樣的感覺讓她挫折。



エリ原本代表的就是寂寞,
老實説,我覺得她會特地去見宗佑,
把信帶回SH,有一小部份是對這份感覺的同理心,。
而宗佑看穿了這點,利用了エリ。



我不會説什麼永遠愛你的話,我覺得那是另一半的一種野心
因為不相信唯一的愛存在著,
所以總用無所謂的方式去對待喜歡上的人,
表現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内心只會愈來愈寂寞。
而且,一直用這種態度的話,是得不到真愛的。



在美知留做了那番告白之後,タケル對彼此間的觸碰明顯的躱開
之前那件事,不用介意,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期待。
也許是實話、也許只是不想讓彼此間尬,
但我比較傾向於後者。
如果不期待,就不會有那種表情,
不會在後面又二度提起、
不會用試探性的口吻來問タケル情感的方向。



タケル該不會對瑠可……
美知留試探性問著タケル是否喜歡瑠可的時候,
タケル並沒有正面的回答,而是沉默,然後説瑠可對我沒那種感覺

表明了是,我是喜歡瑠可的態度
タケル啊,會笑著帶過不想説的事。
也會用迂迴的方式讓對方明白自己的心意。



妳不在我會撐不下去,我會很不安的
美知留從タケル口中得知瑠可要搬出去後對瑠可這麼説著。
美知留不堅強、依賴他人。
我很好奇,
我一直以為單親家庭的孩子會比一般孩子還要來得堅強,為什麼美知留卻意外的軟弱?
就像瑠可説的她不能照顧妳一輩子!
妳也該盡快成為一個能獨當一面的女生了,
朋友是不可能一天24小時都待在身邊,
絶大多數的時間,還是得靠自己。



我就是很不喜歡她老是露出這種表情,
一副怕人討厭怕人生氣太過以對方思想為主的樣子。
對於美知留這個人,從前幾集的觀後感可以知道我不喜歡她。
我本來就不喜歡跟很容易去附和他人的人做朋友,
美知留温柔這點我不否認,她對毎個人都很體貼,
但明顯地,她不想捨棄任何東西,想要擁有一切,
有些要自己決定的事,她會依外人的想法來下。
想要不傷害任何人就解決事情,是不可能的事,
連自己重要的事都還想依賴別人來讓她做決定,
關於美知留、
關於這種人,
不覺得很狡猾嗎?



在第7集尾,瑠可看見タケル和美知留相互依靠的畫面,然後逃開。
在第8回裡,她不斷暗示要美知留去依靠タケル、無論如何都有タケル在她身邊。
而タケル只是一聲不響的在旁看著瑠可將他推向另一個女人身邊。

美知留是自己喜歡多年的人,
タケル是唯一説喜歡她的人,
認為自己無法跟任何一方在一起,所以將他們湊成一對,
自以為的想著這樣他們就能得到幸福。
在這場三角關係裡,瑠可與タケル彼此無力著卻怎麼也放不開。



タケル甚至在看著瑠可整理行李的時候,悶著離去。
只能看著她受著傷卻不肯説,又逃避式的離開SH、離開毎個人。
對於自己喜歡的人想幫卻什麼都幫不上,他感到無力。



毎天這樣費神去考慮別人的事,很難受,已經到極限了。
瑠可急於擺脱痛苦,所以毅然決然地離開,再到國外展開她的新生活。
假面具再也戴不下去,她變成為了掩飾而生出更多的謊言和痛苦。
因為タケル的告白,讓她打消自白的念頭,
所以她什麼都不肯試著去説,就決定離開,就只是怕破壞身邊的一切。
她逃了,我認為這是逃避。
當初,タケル就是希望能待在她身邊待在有她的場所,所以才會決定來這裡。
然而瑠可現在説了要離開,除了驚訝於沒發現瑠可這樣心情之外,
タケル要怎麼兌現自己光前的承諾?
如果妳要保護美知留的話,那就由我來保護妳,瑠可。



美知留一句為什麼瑠可想要獨自離開…
讓タケル最後決定去找那疑似瑠可男友的教練,
他想弄清楚,這段時間瑠可到底出了什麼事才變成這樣。
我依然不覺得他全然的相信教練就是瑠可所謂喜歡很久的人,
最後一句問話她不是在和你交往嗎?
教練那「欸?」的一聲頓點,給了タケル解答。

然後,發現了教練口裡中傷瑠可的公告,
憤怒的是這樣對待她的兇手,也為瑠可沒向他訴苦獨自一人承受而心疼著。



宗佑燒了瑠可的相片
瑠可燒了宗佑寫的信

從瑠可控制美知留要她丟了手機的那一刻起,與宗佑相似的點就浮現了出來。
這是在愛情上佔有慾的表現。
差別在於一個會去克制自己,明白愛情裡的温柔,
另一個不忍耐不壓抑,只會用暴力去操控對方。
有時候為了對方著想而抑壓自己的感受,我覺得這才是愛這就是瑠可的温柔。



「可以回去了哦,媽媽已經回來不是嗎?」
「可是哥哥很寂寞啊。」

被看穿的宗佑什麼話也不回,就只是看著窗外。
小孩子是最單純也最直接的,搞笑點説,
能看見靈魂的他們也許是這世上第六感最準確的生物(拇指)
這麼可愛的弟弟怎麼會有媽媽狠心虐他?



我一直深愛著她,一直都是…
有很多人説,宗佑的愛不是愛,批判著他的愛情世界。
那是因為他對愛情的價質觀與常人完全不同,所以我們去否定他的愛情。
宗佑的愛情在精神與實質的表達上相當重要,
佔有式的愛情會極度害怕失去對方,不太能忍受對方的拒絶。
就只因為在他的愛情裡不容否認,會去操縱對方的一切行為。
「妳不在,我活著就沒有意義。」
「因為我滿腦子都是妳,所以妳必須也對我如此,否則我活著也沒意義。」
在精神壓力上會給對方極大的壓力,再加上暴力背景出生,
也許對宗佑來説,我們常人間的愛情,才是他不能理解的。

宗佑並不能明白瑠可所説的那種愛,他學不來那樣的愛情。
到了現在第8回,宗佑沒有轉變,那麼接下來就更不可能了。
編劇對於宗佑過去的表達,只是文字上,就像是心理學家的文書表達一樣。
心理學對於有家暴行為的研究上,
發現大部份的人多半小時候也遭遇過家暴,
在往後成長的程若無做正規的心理輔導,
容易導致極度不安全感,甚至會將暴力行為視為「訓練」對方聽話的唯一方法。


摔東西、拳打脚踢到最後的強姦。
從開始到現在,編劇想表達的就是家暴的開始和雙方的立場。
解釋清楚了,也就能明白,
宗佑在這部日劇的角色,必定黑暗到結尾。

毎個孩子生來都是一張白紙,
看見什麼畫上什麼,就算擦去也會留下痕跡。
家長輩的一定得明白,家教對一個孩子來説有多重要。
宗佑就是在暴力與不負責任下的産物。
而美知留就是他心靈扭曲下的受害著。



タケル,
你是第一個對我説喜歡我的人、唯一對我敞開心扉的人
所以我無法對你説謊,我…真實的我…
聽到你説喜歡我的時候,真的很高興,
那時候,要是能坦然接受就好了,
但我卻沒那份勇氣,所以無法説出口。
當你説喜歡我的時候,我有了慾望,
我不希望看到你對我的幻想破了滅,
害怕當面對你説,所以寫了這封信。

瑠可最後還是選擇了讓タケル知道真實的她,
是タケル的守護讓瑠可最後對他打開心房,
那道牆的後方走進了第一個她想接受的人,
所以更不想看到這唯一説喜歡自己的人對他破滅的神情。
她悲觀的以為タケル會無法理解這樣的她、然後幻想破滅,
卻不知道,
タケル的愛情是堅定並無條件的包容。



我還是喜歡妳,不管是妳這個人還是身為女人的妳。
我希望能支持妳,不管妳變成什麼樣子,我還是想在身邊一直守護著妳。
我不想失去妳。

對於瑠可的自白信,タケル做了這番回應。



最後一段對我來説根本就是整部LF裡面最賞心悅目的畫面,
多美好的擁抱!美知留閃邊涼快去!(眾:幹嘛這樣!)
美知留在這一刻明白了タケル的心意,也意識到了他們之間有她進不去的地方。
又是另一個羨慕的情緒産生。
在這一刻,她看見了唯一的愛,那樣全心全意付出並無求回報的愛。

瑠可放下了心中的負擔,知道對方接受、所喜歡的是真正的自己,
在她表達了真實的一面時,對方不但不討厭這樣的自己,
還依舊喜歡著她。
之所以感動,
之所以落涙,
是因為這是瑠可一直以來所渇求的事,
希望真實的自己能被重要的人所接納。




不管未來會如何,タケル與瑠可的牽絆,在這一刻緊繫著彼此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