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近的真實

失眠並沒有代表我的一切,
就算面對著即將來臨的風暴,
我依然能勉強的睡去。

到那個時候,你們會怎麼看待我?
到那個時候,我要如何才能承受得住你們的失望與難過,
我不怕外人的閒言閒語,我怕的是妳的眼淚。

我會選擇性的告訴妳關於我的選擇,
不應該告知的黑暗我會自己嗑下。

天知道就只有妳的心是我最不想傷害的,
但我也不想為了妳去勉強我自己,到了那個時候,
妳能好好聽我說話嗎?
妳能不哭嗎?
妳能不對我失望嗎?

那年受到傷害的當下我無法開口對你們說,
如果事實是傷人的,那何必要說?
我不是故意做個說謊的孩子,
我只是希望你們一直覺得我永遠是那個開朗的孩子。


我需要更多的笑容,來填補以後的難過。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