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化不是好事,尤其當它帶有暴力的時候

am 12:14
預計要說的那些話依舊草稿停留中,
我現在要談必需馬上說出來的念頭。

我的理智線很容易斷,從小時候直接衝上去打人,到現在的言語暴力,
這些都只是一時的情緒,控制不住的時候,事後的懊悔也是常有的事。
前幾天在公車上有個中年婦女因為自己那種貪小便宜的行為讓司機不開心,
你一句我一句的拖延開車時間。
老實說,我不趕,但我在腦中竟然演練了一場「給這種人一點教訓」的戲碼。
內容大綱就是衝過去把那位婦女壓倒在地,
用腳踩在她的頸上逼迫她好好把車錢拿出來,再把她踢下車。
我甚至可以感覺到自己那種血液沸騰的衝動,似乎下一秒就會讓這場虛幻的演練成真。

絕大多數的時間,我的念頭並不具帶傷害性,
外人總是認為我很好親近,本該就是這樣的。
但我的念頭還是經常帶著暴力,差別就只在於我藏不藏得住、忍不忍得住。
我不想傷害我的朋友,言語上的暴力是很殘忍的,我清楚這點。
一直以為我有在改善,以為自己的脾氣真的有在慢慢收斂。

那樣的情緒起伏沒有人能理解。
沒有人能安撫我,當然,因為我從來不說。
憤怒到整個掌心都是指甲痕的時候,我也會為自己的心態感到害怕。
我不希望自己變成這麼暴力的人…
不管是言語上還是行為上,即使國一之後我就沒再出過手。
但在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我還是會出手,光是一個中年婦女就讓我想教訓人家,到底在想什麼…


一但被藏起的面孔數太多,要崩潰也很容易。
我老是在默默拾回自己發瘋過後的情緒,
我很想知道冷漠這東西要如何才能延展到那些具傷害性的念頭上。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