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碎般的陌生人

am 02:30
叮嚀起不了作用,因為那一切都是虛幻的。
這是另一種害怕的方式,
存於字裡行間、藏於每個垂下眼簾的瞬間。
為了一個不存在的終點所犯下的錯,無法彌補,我明白的。
一直到不了那想像的遠方,
我曾以為那是我最後會走上的路,我從未懷疑過。
但現在呢?

被夢境追趕的日子,
頹廢了理智的這些年,
被推落黑暗的剎那,
我用斷斷續續的失控記錄著那些創傷的痛楚,失落於敘述中的筆尖之下。

我曾試圖讓時間停留在那個夕陽下,當我待在那裡,眺望遠方的時候,
周圍只留下風聲、從遠處傳來學生嬉鬧打球的聲音,還有陪伴著我的夕陽。
帶著滿懷的傷走向那個窗口,卻意外的平靜到讓我想哭。

我很害怕。

不願意表達我的脆弱是因為不習慣,
曾經是這麼不怕天高地厚的孩子,怎麼會到頭來變成這個模樣?
從頭開始的勇氣沒有了,
那並非所謂的時間問題,而是我不想再承受那些耳語,
雜碎般的陌生人,是那一切的源頭。

從不明確的表達事情的經過,是因為不堪入目。
對,你不了解的,我也不希望你了解。

留言

凱凱,不知怎麼的,你讓我很想哭...
可能剛好聽著你放的歌,那些總是能讓人想起一些事的旋律;
可能是心疼為什麼會是你碰到壞人。
我不知道我想說什麼,或是該怎麼說?

"沒關係的,我在這裡靜靜看著你說...如果你想的話"

2009/10/24 (Sat) 04:03 | Kato #- | URL | 編輯

雖然跟你的情況不太一樣,不過也算遇到麻煩。
get trouble的瞬間、被背叛的那一些時間

啊啊 總感覺,很近又很遠

2009/10/25 (Sun) 02:08 | * #-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