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足妳的期待,這是我的習慣

我不是一直以來都習慣一個人的,也不是一直都離男生這麼遠。
實不相瞞,從小到大我總是跟男生混在一起。
不是死三八的鬼混,是很粗暴的型式,這其中都含有我最要好的友人。

算了,我沒有意思要說這些事情。

其實有時候很羨慕那些不知人間疾苦跟父母親拿錢拿很兇,在外頭吃喝玩樂的厚臉皮孩子。
他們唯一的目標,是讓自己快樂,而不是去滿足父母親的期待。
或著,甘願就只是個在便利商店打一輩子工的少女,成天想著哪天會碰到個好男人,然後結婚生子去。

這兩種是我不喜歡,卻也讓我羨慕的那種不用大腦生活的方式。

小時候有個習慣,如果媽媽無意間對這件事透露出了期待而我卻沒做到時,我會偷哭一場。
然後走出房門時,又是一條活龍!
這雙重性格從這麼小就開始在訓練了有沒有。
一直到現在我都不明白為什麼要這樣對待自己。

有天二姨打電話來不知道跟老媽訴苦什麼,我媽這麼回答:
「不要去滿足父母親的期待,活得這麼累幹什麼?
 妳都幾歲了,要為自己活。這是妳的人生,妳想做什麼就去做。
 妳以為媽媽他們會願意看到妳這麼痛苦嗎?
 妳也是當媽媽的人了,做父母的誰不希望自己的小孩過得開心。」

這些話,要我左耳進右耳出很難,那種難過讓我整晚都很想哭。

可是我一直都是這麼走過來的啊…至少到二十歲之前為止都是。
我甚至不知道原本該期待的自己是什麼樣的。
從離妳期待愈來愈遠的那年開始,我一直都很難受……
吞下了好多妳不知道的事,就算在家裡,我還是感到空洞。

我在說謊,說著一切都沒事的謊。但事實是,事情並沒有照妳的意思進行著。

說謊這個部份,其實已經習慣了。
差別在於我在裡面摻了多少真實進去。
通常會有這種情況『我知道我在說什麼,但對方完全擷取了大意,不知道其中細微的部份。』
說不定也有時候,對方有猜到,但我不知情而已,雖然可能性很小。

我不想成為一個悲劇性角色,我不要你們用可憐的眼光來看待我。

言語中所留下的空白,是我僅能表達的部份真實。
有好長…好長…好長的一段時間,思緒中沒有其他出路,一切都是負面思想。
這段時間裡,房間,是最安全也是最危險的地方。
睡了,我會被惡夢侵蝕;
醒著,我會開始思考,然後想著離開會是一件多吸引人的事情。
很蠢是不是?
是啊,以前我會這麼說,當事情一發生了,我竟然也成了蠢字底下的弱者。

事情並不算久遠,因為從這些事衍伸而出的後果一直延續到今天,還沒結束。
惡夢漸少了、很少哭了、失眠時間短了、情緒失控的次數也少了,
對我來說,這些細微的改變是好消息,雖然花的時間長得讓我很焦慮(苦笑)

十八、九歲時被迫改變,二十二歲的現在,有過三年的黑暗期,
到現在,我還是不確定事情到底算不算是過去了。
在當時,那個當下的自己應該很難相信,我會一個人撐到現在;
往回看,現在的自己也不敢相信,我居然撐過了。

我知道在往後的日子裡,還是會時不時發生些事情,讓我墜回記憶中那恐懼的深淵;
我知道這些傷口永遠不會癒合,但是它總會有結疤的一天,
那些痕跡,只要繼續生存下去,每天一定都會有些讓人開心的事,來為我一點一滴的撫平它。
只要還想著『我還有以後』,就一定會有所謂的將來。
到時候,我會跟我的親友笑著談論這些往事,這些思想一定會被以後的自己歸類成『白痴』。

有起有落,才算是過過有梗的人生!是不是!
以後老死的時候才會說:「哎唷~我還真法克的努力活過一場。」

讓所謂的上帝來決定你該離開的時間,而不是自己的一時衝動所下的決定。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