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最後的防線

不一樣,我做的夢基本上很兩極,
不是太過真實,就是太超乎自然。
通常,前者會佔去八成的比例,因為太過真實,所以會特別難受。

我的夢裡曾出現過這樣的情景,
一個夏日的响午,同樣的教室、同樣的人,
我們兩個並肩的抵在教室後方的牆上,從窗外吹來徐徐的微風,享受著陽光的溫暖,
那樣的溫暖讓我的思緒摻入了些許的平靜,那時候的我,是最糟的時期。
當我醒來的時候,只是靜靜的躺在床上,回溫著那份感動…默默的哭著。
夢見的,正是那最後一年的夏日,當我心理還沒埋上任何陰影之前的最後一個晴天。

處在沉睡與清醒之間,回憶起那模糊卻美好的時光,
我一直不去想,甚至是避免,但它總有辦法找到我,
讓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觸碰到那些鎖在抽屜裡的事物…
對我來說是殘忍的,非常。

於是我一口氣栽進文字的世界裡,
讓無處可逃的自己尋求一個方式來保持原樣,
我需要用這樣的方式來維持表面上的和平,避免突然的崩潰。
讓事情留在這裡,讓笑容留在你們需要的模樣裡。

我試過拋棄深暗的部份性格很多次,
當我以為它離去的時候,它總是會再找到方法回來,像個例行性循環一樣。
我試著去堅持自己該在生命這條路上該負的責任。
即使有時候很想就這樣承認自己的脆弱,但我不想妥協,於是努力地勇敢著。
當我這麼說的時候,又要拿什麼來保證這些勇敢?
它又能讓我堅持到什麼時候?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